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有色眼镜

【有色眼镜】沃尔夫:西方眼中最大的“中国谜题”

过去20年一直担任FT首席经济评论员的马丁•沃尔夫,畅谈西方人眼中的中国、中国模式、以及西方在2016年之后的路径选择。

本期《有色眼镜》嘉宾马丁•沃尔夫(Martin Wolf)自1996年起任英国《金融时报》首席经济评论员至今,以每周发表的专栏和多部著作享誉学界与政界,被公认为世界最有影响力的宏观经济评论人之一,跻身《外交政策》杂志评选的全球最重要的100位思想家之列。他在世界顶级经济学家和政策制定者中人脉广泛,是达沃斯等国际论坛上的常客,支持全球化和自由市场。他多年来密切关注中国经济,过去25年间几乎每年都到访中国。本次访谈,我不仅请他以经济学家的视角对中国经济做出研判,也试图与作为媒体人和思想家的他一起探讨西方人眼中的中国、中国模式、以及西方在2016年之后的路径选择。以下为我们的访谈实录:

王昉:马丁,作为FT首席经济评论员,长期以来你都是一个中国观察者。对你来说,是否存在一个“中国谜题”,使得中国很难描述或者评论?

沃尔夫:中国是一个非常庞大复杂的国家,一个人对于这样一个国家的认识,必然是非常片面和不完整的。中国的语言文化和西方都不同。我始终提醒自己,我可能永远无法彻底懂它。人们总是问我是否了解英国,我的答案是,我不能,更别说中国了。

一个人恐怕永远无法彻底了解一个地方,但中国也确实存在一些让人着迷的、专属于它自己的“谜题”。比如你们经历了一个非常快的现代化过程——一个非常古老的文明,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推进现代化,这个现象独一无二。此前也有其他国家实现过快速现代化,比如韩国,但中国经济规模远大于韩国,这种规模增加了它的复杂性。

最后,对于西方来说,最大的“中国谜题”是,这种现代化进程是由一个共产主义政党领导的。你知道,对我们西方人来说,共产主义是一个非常奇特的意识形态,它来自西方,却被西方所拒绝。现在共产主义出现在中国,这个文明古国宣称它是共产主义的,我们很难理解这意味着什么。这真的可能发生吗?它又是怎么运行的?中国的政治体制是中央集权的,原则上来讲显然是非民主的,但同时中国又有一个充满活力的市场经济。这种奇怪的对比也是独一无二的。你怎么能在一个共产主义国家发展资本主义的市场经济?这是一个根本性的谜题。

大多数西方人的假设是,随着中国经济发展,中国人变得更富有,出现更多中产阶级和受过良好教育的人,中国在政治上可能会变得更像西方。这一过程确实在韩国和日本发生过,但好像还没有要在中国发生的迹象。这是一个真正的谜团。

王昉:西方经济学家发展出一整套经济学原理、价值和标准。当你报道和评论中国时,会使用同一套原理吗?还是说会用一套完全不同的方法?

沃尔夫:我不是奉行经济帝国主义的经济学家,我不认为经济是一切,但我认为有些基本的经济学原理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我认为经济学的核心原理是逐利,也就是人们寻求利益的动力。这不仅存在于公司中,也存在于个体。这个理论用于中国时,解释力很强。中国人有很强的逐利动力,如果你观察全世界的中国人就知道,他们运营企业的能力非凡,在商业上极富天赋。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