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特朗普

淡定面对特朗普退出巴黎气候协定

寿慧生:特朗普的威胁可能是他送给世界的一份礼物,激励各国励精图治,更好地面对各种挑战,不管美国是不是参与。

美国总统特朗普6月1日正式宣告退出巴黎气候协定,立即引起全球哗然,谴责嘲讽铺天盖地,不仅来自各国政府,也来自商界和各类社会团体。比利时政府称这一不负责任的决定有损美国信誉。法国新总统马克龙更是认为特朗普美国“背叛了世界”,在演讲中使用英语,把特朗普“使美国重新强大”的竞选口号改为“我们要使地球重新强大!”

评论界普遍指责,特朗普退出气候变化协议是自绝于国际社会,称此为一大丑闻,认为特朗普已成为全世界防范气候变化努力的敌人。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斯蒂格利茨等人甚至指责特朗普把美国变成流氓国家(rogue state),向战后来之不易的全球经济治理架构扔了一枚手榴弹。很自然,人们普遍开始对未来控制气候变暖的努力和前景充满忧虑。

一切都取决于国内政治

但是,尽管特朗普退出巴黎协定是个大新闻,此事早已在意料之中。现在各方都在批评特朗普无视国际社会的共识,无视人类社会面临的危机,刻意成为世界公敌。但问题在于,这些因素都不是特朗普决策时所考虑的。因为美国国内的政治博弈没给他留后路。

在美国国内,气候问题与其它很多议题(例如经贸或安全问题)截然不同。尽管美国现在深陷于政治极化和分裂当中,但在安全和经贸问题上,仍然有可能折中妥协的地方。

在安全问题上,左右两派都有极端国际主义者,热衷于国际介入和价值观移植。例如,左派的希拉里和右派的麦凯恩都是维护人权的积极分子,在干预利比亚和叙利亚等问题上政策取向高度一致。但两派同时也都有保守力量,反对介入和干涉。移民问题上,左右两派都有议员依赖拉丁移民的选票。在贸易问题上,共和党和保守势力长期以来是自由市场的鼓吹者,而民主党和左翼势力则从保护劳工的角度对自由贸易持批评立场。但在价值观上,共和党和右翼势力却又是目前反全球化力量的支持者,对移民和文化多元持有极深的敌意,而民主党和左翼势力则长期奉行国际主义路线,不遗余力地维护移民权益和文化多元价值观。

由于左右两派在这些方面的立场有交叉,所以特朗普在贸易、移民、安全等问题上都有空间回旋,而不必让自己陷入到任何一种没有退路的境地。例如,他对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和世界贸易组织(WTO)的强硬语言并不需要完全兑现。他在另外一些议题上的极端做法纯粹出于积累政治资本的目的。最典型的就是在移民问题上,“禁穆令”和美墨边境筑墙计划,连很多共和党议员都难以接受,但特朗普乐此不疲,因为可以给他带来轰动效应,显示他“让美国再次安全”的决心,帮助他取悦他的基础选民。

特朗普政策背后的美国政治极化

但气候变化则与这些问题完全不同。

过去十多年间,随着美国政治极化愈演愈烈,气候问题(类似的还有医保法案和堕胎等少数议题)在美国已经演变为意识形态之争,左右两派在此问题上水火不容,全世界都很难找到类似的例子。政治家们在这问题上站队极为小心,稍有不慎说错话,就会遭到排斥和污名化,毫无回转余地。经过意识形态旗手们的常年耕耘,这个问题不仅成为制约政治家的有力工具,甚至在媒体和公众当中也造成极为深刻的裂痕。对于反气候变化言论的右派势力来说,宣传全球变暖的科学家的形象,无异于特朗普的铁忠粉丝眼中的主流媒体,是“虚假事实”的制造者。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