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FT商学院

商学院学生在抗议时代发声

欧美顶级商学院的MBA学生不再把目光局限在进入投行或咨询公司,而更多地关注社会热点事件和政治事件。

去年9月,当基思•斯科特(Keith Scott)在北卡罗来纳州被一名警察击毙时,马特•布勃利(Matt Bubley)认为自己有必要把他在达特茅斯学院(Dartmouth College)塔克商学院(Tuck School of Business)的同学们召集起来。

当时布勃利正就读MBA课程的第二年,在管理咨询机构麦肯锡(McKinsey)实习。他称,他对同学们的热情支持感到惊讶。300名学生——将近塔克商学院在校学生的一半——加入了在塔克主校园教学楼前台阶进行的示威活动,抗议警方针对黑人的暴力行为。

“多数学生和我一样,都是白皮肤,所以这么多人现身令我十分感动,”布勃利称,“感觉商业人士应该关心周遭这个更大的世界所发生的事情。”

在人们的传统印象中,商学院对行动主义不甚热衷。据商学院的教工和校友称,即便是在上世纪60年代美国民权抗议最火热的时期——当时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等学校的学生都在与警方抗衡——MBA课程的学生也显眼地缺席于抗议活动。

但过去几年发生的政治事件,包括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政策和有关性别平等的关切,改变了很多美国和欧洲顶级商学院在校生的心态。

据杜克大学(Duke University)富卡商学院(Fuqua School of Business)院长比尔•博尔丁(Bill Boulding)表示,这一转变反映了整个商界的变化——比尔•盖茨(Bill Gates)和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等商业领袖正利用他们的地位来推动医疗和环境方面的改变。

博尔丁指出,学生们对促成社会变革的政治进程感到失望。他称,“MBA学生正逐渐认识到,他们的声音在社会中是有分量的,商业提供了一个平台,可以解决很多问题。”

布勃利对此表示赞同。“我们在课堂上做了很多种族平等方面的研究,同时人们意识到这对业务经营很重要,”他称,并提到,对内隐偏见的认知测试如今是核心领导力课程的一部分。

MBA学生愿意参与这些活动的另一个原因是,在吸引那些希望通过进入投行或咨询公司走上职业快车道的人之外,学校还努力吸引公共部门和非营利机构的高级管理者。据MBA招生咨询公司Admitify的创始人保罗•博丁(Paul Bodine)表示,越来越多的申请者在商学院申请材料中提到了“社会影响力”目标。

西奥•格热戈尔奇克(Theo Grzegorczyk)正在伯克利哈斯商学院(Haas School of Business)读最后一年。他曾是2008年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总统竞选团队中一名地方现场组织者,后来进入电视制片行业。

当1月他得知,MBA同班的伊朗同学可能因伊朗被列入特朗普首次旅游禁令的国家名单而无法重返学校时,格热戈尔奇克给院长写了一封公开抗议信。这封信在24小时内吸引了1000名学生的签名。

格热戈尔奇克表示,当时很多署名学生都是攻读商业和管理学位、而非MBA的,但发动人们签名的主要是与他同课程的学生。

格热戈尔奇克称,“我们这250名在哈斯就读MBA全日制课程的同学是一个紧密的集体。”

蒂法尼•史密斯(Tiffany Smith)是在凯洛格商学院(Kellogg School of Management)读MBA最后一年的学生。他最近与其他人一起联合创办了在线平台MBAs Open Up,该平台旨在帮助那些在商学院组织抗议的人。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