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乐视

乐视的一场空梦

分析人士认为,乐视把摊子铺得太大且开销巨大,导致其在美国出师不利,资金链告急,但贾跃亭似乎尚未气馁。

它本该是苹果(Apple)、亚马逊(Amazon)、Netflix、特斯拉(Tesla)和迪士尼(Disney)的集合体,去年10月,它在美国初次登场被称为“科技与消费文化领域的历史性时刻”,可与iPhone制造商或谷歌(Google)上市当日相媲美。

围绕乐视(LeEco)的这种大吹大擂的宣传,也只有其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贾跃亭在旧金山产品发布会上的豪言壮语才配得上,他表示:“在互联网内容领域,我们也进行了全新的探索。”

然而,乐视并没有开辟出什么新道路,实际上其天花乱坠的宣传与现实相去甚远。乐视在美国的冒险只留下一连串被取消的交易、不满的员工,以及内华达沙漠里一块巨大但空空如也、本来要建汽车厂的工地。

分析人士对乐视的战略深表怀疑,他们觉得乐视把摊子铺得太大且开销巨大,意图以廉价销售电视和手机以及开发“超级自行车”、电动汽车和虚拟现实耳机等手段征服美国消费电子市场。

中国一些由新晋富豪创办的公司行事高调,创始人满口豪言壮语、胸怀大志,但当公司进军海外时,却只能眼看着美梦破碎。乐视就是这样一家公司。

贾跃亭投资的电动汽车公司“法拉第未来”(Faraday Future)在内华达建工厂就是要生产电动汽车。但上月,工厂才建了一半,该公司就解雇了325名员工(占其美国员工的多数),并将这一决定归咎于融资困难。

乐视7个月前才进军美国,起初是要销售智能手机和其他硬件设备,这是其成为跨国公司大计的一部分。在那之前,乐视的业务大多在中国国内。在深圳上市的乐视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Leshi Internet Information and Technology Corp)提供一系列互联网服务,包括广告和电商。

在中国国内,乐视的亿万富翁创始人不得不为他这个日益多元化的科技帝国努力寻找新资金。两周前,贾跃亭表示,他将卸任乐视网首席执行官一职,但将继续担任乐视网和未上市母公司乐视的董事长。乐视网财务总监也因“个人原因”辞职。

乐视的经历看来可能演变成一出因野心大过自身实力——或许也大过自身融资能力——而失败的故事。该公司的英文名LeEco在中文里的意思是“快乐的生态系统”。目前,乐视背负着将近190亿元人民币(合27亿美元)的债务。

从召开美国发布会那时开始,乐视的计划就开始受挫,当时由于原型车在运送途中发生车祸,乐视不得不在最后一刻放弃展示其自动驾驶汽车。

在美国的“法拉第未来”就是一个鬼厂。乐视去年6月以2.5亿美元在硅谷收购的原雅虎(Yahoo)园区,如今挂牌出售。乐视还放弃了以20亿美元价格收购美国电视制造商Vizio的计划,原因是“监管阻力”。上月,乐视体育(LeSports)取消了欧洲冠军联赛(European Champions League)一场足球比赛的视频直播,这令外界担忧其是否因未付清账单而被切断转播,不过该公司否认事情与债务有关。去年,乐视曾延迟支付英超联赛(English Premier League)在华转播的费用。

乐视影业(Le Vision Pictures)也正步履维艰。乐视影业是乐视以14.1亿美元全盘收购的,当时这个收购价是资产净值的4倍,当时乐视已持有部分股权。乐视影业投资了马特•达蒙(Matt Damon)主演的动作大片《长城》(The Great Wall),但票房不尽人意。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