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苹果公司

苹果首席设计官心中的未来派设计

邰蒂:硅谷正在掀起一场奇特的反传统思潮。人们越快速地涌入虚拟世界,硅谷巨头们就会越强调对旧式、实体体验的尊重。

近日,在诺曼•福斯特基金会(Norman Foster Foundation)组织的一次会议上,我有机会采访了苹果(Apple)首席设计官乔纳森•艾夫爵士(Sir Jonathan Ive,即约尼•艾夫(Jony Ive))。我问他,如果可以选择一种未来派产品,他想设计什么?

“一个皂液器,”他不假思索地回答道。

“一个皂液器?”我略带困惑地重复道。

现年50岁的艾夫颇有几分隐士风范,他讨厌发表演讲;我觉得他只是因为是福斯特的朋友,才勉强在这场会议现身。

在设计和科技领域,这位英国出生的设计师长期以来一直是一个魅力人物。1992年加入苹果并迅速成为首席设计师之后,艾夫与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密切合作,打造了MacBook、iPhone、iPad和iPod,并由此被广泛誉为苹果产品标志性简约风格背后的关键力量。“如果我在苹果有一位精神伴侣,那就是约尼,”乔布斯对自己的传记作者沃尔特•艾萨克森(Walter Isaacson)说。

有传言称,艾夫有各种各样未来派设计的雄心,对航天、自动驾驶汽车以及一个被称为“Airbug”的神秘计划都有兴趣(他不公开讨论其中任何一项)。因此,我想知道,为什么他会在意皂液器这样的简单而又复古的东西呢?为什么不选择一些更尖端的东西呢?

他调整了一下坐姿,解释说,他坚信设计的全部意义在于“以人为本”。这就要求用一种强有力且优美的方式创造出看似极简却又能解决关键问题(比如如何洗手)的东西。

“现在市面上没有什么好的皂液器,”他解释道。现在,他正试图找到或者打造一款皂液器,从而解决一个“真正困扰”他的问题。

我意识到,他这样讲或许是一种策略,目的是为了转移外界对苹果真正计划(尤其是下一代iPhone的种种细节)的注意力。但是,艾夫对一款完美皂液器的探寻似乎也是真诚的、发自内心的,同样也发人深思。

首先,它突出了一个事实,即硅谷正在发生一场奇特的反传统文化革命。科技公司越快速地涌入虚拟网络世界,硅谷的巨头们似乎就越强调对旧式、实体体验的尊重。“现实世界”的一切都被珍视,部分原因是它们看似越来越稀有。

因此,尽管硅谷之外的家长恨不得孩子刚会说话就把他们送去学计算机编程,许多科技领导者却似乎正努力让自己的后代尽量远离屏幕:让孩子拼装木块的度假营正流行。拔掉手机充电线,参加远离屏幕的徒步旅行或学习编织也同样流行。

福斯特也表示,他的硅谷客户将建筑项目委托给他时,总想看到老式的比例模型。计算机生成的图像可能在其他地方很受欢迎,但在从事科技致富的人群中似乎没那么流行。

艾夫对完美皂液器的追求显示的第二件事是,21世纪最好的设计并不是仅仅关乎效率,也关乎创造某种东西,让我们觉得更人性化,哪怕是——或者尤其是——在一个科技饱和的世界。

这听起来或许很显而易见。但人性化我们的科技世界这一挑战,是一个狡猾而困难的目标,它要求设计师将他们的艺术技巧与科学技术相结合。机器人是无法轻易做到的,特别是如果你想让设计投合我们的情感时。

***

许多设计师认识到了这一点。事实上,刚委任艾夫担任校长的皇家艺术学院(Royal College of Art)正推出一项课程以抓住这一趋势,该课程被称为“STEAM”——科学、技术、工程、艺术和数学(赫然在“STEM”学科中融入“艺术”概念)。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