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纽约范儿

哈佛扼杀社交媒体言论自由?

刘裘蒂:因为在社交媒体发布不当言论,美国哈佛大学开除了十名新生。社交媒体言论自由的边界在哪里?

前几天《哈佛大学校报》报道的一则新闻,引起大量美国媒体和中国网民的关注:10名2021届的新生,因为在脸书的小群里分享嘲讽性侵受害者、犹太人大屠杀、遇难儿童的表情包而被开除。中国的标题党,迅速以#新生因发表情包被哈佛开除#而大做文章。

哈佛大学表示,撤销学生入学许可是最终决定。两个礼拜前脸书的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才刚到哈佛毕业典礼演讲(见上图),这岂不是给社交媒体打脸?

美国媒体采访了哥伦比亚大学和纽约大学的法学教授,他们一致认为:新生不受宪法修正案保护,没有言论自由!乔治城大学法律中心的宪法法学教授苏珊•布洛赫说:“宪法真的不适用于这里……宪法限制了政府压制言论的权力,而不是私立大学。”

只有哈佛大学法学院退休荣誉教授艾伦•德肖威茨不以为然。德肖威茨本身为犹太裔,曾经因成功辩护1994年轰动一时的橄榄球明星辛普森杀妻案而名噪一时。他虽然自己没有亲身看到这些犯忌的帖子,但是“听起来哈佛大学正在侵入学生的私生活”,认为这样撤回入学许可将会起了很坏的前例:“在学术环境里惩罚学生的政治观点或个人价值观是一个严重的错误,这些行动不符合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的精神……这可能会影响这些学生一辈子。”

一辈子!就为了几则社交媒体里的发帖!

可以想见,在中国全国高考的同一周,这样带着哈佛和“言论自由”议题光环的新闻,迅速让中国网民质疑哈佛是否扼杀了社交媒体的言论自由?

其实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所拥戴的言论自由权利,本来就受到内容、场合和其他因素的限制,色情、煽动暴力、还有仇恨的言论,都经常不在保护范围之内。所谓“言论自由”(Free Speech)本来就不是“免费”(Free)的!

而中国人对于这个事件的关注度,恐怕部分来自对于美国“言论自由”力度的错觉。其实在社交媒体的范畴中,言论的合法性并不一定是最重要的考虑。我认为哈佛事件的核心,其实不是新生言论自由的问题,而是这些新生所显示的“判断力”和“品格”的问题!

我曾经在“多年后,我还能考上耶鲁吗?”一文中写过,近年来美国大学鼓励学生在提交申请文件时用社交媒体表达自己,但是同时社交媒体的纪录,也成为学校考察学生的资料。

和社交媒体一起长大的学生经常忘记了:社交媒体就是一个向世界公开的个人档案库,随着机器分析的软件日益普及,这些档案正方便地成为政府、企业、学校考核人的品质或行为的工具!

社交媒体的即兴性质,让人容易失去戒心。但是,发言有代价!

学生的冒犯性私人在线内容,已经成为许多校方阻止校园犯罪的关注点。去年,哈佛取消了哈佛男子足球队的赛季,因为球员收集了大一新生女子足球队的脸书和互联网照片,并根据颜值对她们进行评级。

最近特朗普政府刚公布,针对美国签证申请人推出了新问卷,问题包括最近五年的社交媒体用户账号名!虽然主要的目的是打击恐怖分子,但是近年来美国移民局经常用社交媒体来检测外国人的“非法行为”。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