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职场

赞美说“不”

凯拉韦:说是和说不的主要区别在于一个容易说出来,另一个难以启齿。任何一个老傻瓜都可以说是,而说不需要性格、承诺和勇气。

今天我没在早上6点半起床去骑士桥(Knightsbridge)参加一场早餐会。明天,我不会去参加一场三明治午餐会,讨论一个跟我只沾一点点边的项目。

周四,我不会去参加一场夏季交流派对。我既不会给一家“忘记”给撰稿人支付稿酬的网站写文章,也不会接受澳大利亚一家广播电台的采访。我本来也许会做所有这些事,但我都拒绝了。

说不,不但让我感觉更快乐得多,而且使我跟上了潮流。“不”是新的“是”。这是对成功人士而言最时髦的回答。

10年前,情况正好相反。亚马逊(Amazon)上汇集了清一色全部热烈支持回答“是”的图书。如今,这些书都被排挤了,取而代之的是《说不:改变人生的力量!》(The Life-changing Power of No!)和《如何毫无愧疚感地说不》(How to Say No Without Feeling Guilty)。现在甚至有了针对成年人的填色书《如何说不》(How to Say No),以及一些照顾小众兴趣的图书,比如《对关节炎说不》(Say No to Arthritis)。

然而,“不”最近达到了受人崇拜的地位。在《哈佛商业评论》(HBR)上的一篇博客文章中,一位管理教练提出,仅仅说不是不够的,我们必须开始在自己每次这么做的时候赞美自己。

“不”因此被授予跟“失败”一样令人眩晕的地位,起码过去10年来,所有人都在坚持不懈地赞美失败。最近,瑞典开了一家失败博物馆(Museum of Failure);再过一两年,“说不博物馆”一定会出现。

不过,赞美说不并不太傻。自读过那篇博客文章以来,我习惯了在每天开始时躺在床上,默默地感谢那些被我成功地拒绝掉的事情。我今天不必写那篇文章(万岁),也不用跟那个人喝咖啡(松口气),还不用去那个午餐会。

我在心里每列出一件事,就感觉这一天似乎更加美好。我从床上下来,去做那些从我的否定网漏掉的事情。

你可能会说,这也太自私了。每次我们说不时,我们都让提请求的人失望。我们拒绝的每一项工作,都会给某个可怜的倒霉鬼生出一些他必须做的事情。

不过,还有另一种方式看待此事——说不的粉丝正在把它重新标榜成一种无私的选择。

创业家(Entrepreneur)网站上有一篇博客文章主张,说不是好事,因为这会给资历不足的人创造出挑重担的空间。而且,拒绝工作中的事情,让你把更多时间放在家里,关怀家人。

关于说不,我可以想出甚至更好的事情。如果足够的人对无意义的事情说不的次数足够多,那么资源的分配将变得更加高效率。如果我们都拒绝枯燥的会议和活动,最终人们会明白过来,就不会再安排这些了。

尽管我特别拥护在工作中说不,但即使我也承认,有时“不”是一个错误的回答。所以艰巨的挑战在于何时停止说不,开始说是。

《哈佛商业评论》建议用1至10的分数给各种机会打分,但我的方法更简单。我只对三类事情说是,一是必须做的,二是想做的,三是应当做的。不过,有时我会忽略第三类——如果我能在不感觉自己完全是个浑蛋的情况下,说服自己不做那件事。

这个方法的麻烦在于,对于你是否真的必须做某事,你自己经常拿不准——甚至连你是否想做也不确定。但那种情况下的规则是:如果心存疑问,那就说不。在某种程度上,工作更少总比工作更多好。

说是和说不的主要区别在于,一个容易说出来,另一个难于说出口。

任何一个老傻瓜都可以说出是,而说不则需要性格、承诺和勇气。随着年龄的增长,说不变得更容易:我已从对此毫无经验变得非常精通,而且还在进步。

我明白了迅速说不的重要性。如果你拖延,那么你就已经陷于被动,也许会被诱导着错误地说是。

我也明白了绝不要给出理由,因为你的理由可能受到挑战,导致你缴械投降。在写本文时,我明白了第三件事:不要说自己无法做某件事是因为太忙了。

这不会给谁留下深刻印象:太忙只能证明你不太善于说不。

译者/何黎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