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美国社会

特朗普让移民创业者为签证焦虑

特朗普承诺对合法和非法移民都收紧政策,注入了额外的不确定性和压力,使海外企业家难以在美国专心创业。

当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当选美国总统时,Deniz Ergürel感到紧张。

“我来自土耳其——一个穆斯林占多数的国家,因此,我不知道新政府将如何对待我们,”Ergürel说,他2016年在美国创办了虚拟现实媒体初创公司Haptical。过去6个月,他一直在琢磨能否将旅游签证(仅允许他在硅谷进行商务会谈)变成一种更永久的居留形式,让他能够筹集资金,推动公司成长。

以反移民、“美国优先”为竞选纲领的特朗普总统就任5个月后,这是许多移民创业家、以及资助他们的天使投资人都在问的问题。美国的移民程序向来官僚而复杂,但特朗普承诺对合法和非法移民都收紧政策,这带来额外的不确定性和压力。

Ergürel说:“这就像一场以0比3开局的足球比赛。”5月,他获得了“杰出人才”签证,使他可以留在美国发展自己的企业。“在初创公司的世界里,每个人都在致力于打造下一个大发明,你也是……但你同时不得不对付所有这些法律文件和文书……这很难搞。”

来自印度的尼廷(Nitin Pachisia)也曾经历旷日持久的移民过程。那段经历促使他与别人共同创立了Unshackled Ventures——一家专注于移民创始的初创企业的风投基金。“我们发现,资本是起点,但最终(他们需要能够)快速行动——创始人的时间最重要。”

作为一个整体,移民比土生土长的美国人更具创业精神。专注创业的美国智库考夫曼基金会(Kauffman Foundation)的数据显示,移民自己创业的比例几乎是美国出生的公民的两倍,在美国所有新创业家中占比27.5%,尽管他们仅占总人口的13%。无党派的美国政策国家基金会(National Foundation for American Policy) 2016年的一项研究显示,在美国估值达到10亿美元或以上的初创公司(即所谓独角兽)中,一半由移民创立。

硅谷移民律师索菲•奥尔康(Sophie Alcorn)表示,虽然特朗普在移民问题上的立场与前任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大相径庭,但迄今大部分变化只是措辞上的。“迄今最大的改变不是法律上的,”她说。“迄今的变化是心理上的,是注入恐惧、压力和羞辱,让人感觉被排斥、不受欢迎,人们害怕种族主义,人们感受到对外国人的仇视,感觉被排斥、遭排挤。”

尚不清楚特朗普政府是否会落实一种新的移民身份地位——这是由奥巴马政府在卸任前创建的,旨在帮助海外企业家留在美国,原定今年7月生效。特朗普最近反倒是签署了一项可能导致H-1B签证收紧的行政命令。许多科技和外包公司都利用H-1B签证雇用外籍员工。在该计划下,美国政府每年允许8.5万名外籍员工进入美国。

在硅谷进行密集游说后出台的新的“国际企业家规则”(International Entrepreneur Rule),将创建一种“parole status”(而非签证),允许外国出生的创始人留在美国发展自己的初创公司。这种身份地位以前基于人道主义或医疗原因提供,但从今年7月起,它也将面向有资格的创业家——如果新规落实的话。

居于印度的夏尔马(Apoorv Sharma)称,像他这样的创业家对广受欢迎的签证没有兴趣,而是更希望获得“国际企业家规则”所提供的身份。H-1B针对的是那些想在美国找工作的人,”他说,“对于一个致力于实现自己的创意或者筹集资金的人来说,没有一年或两年签证可以申请。如今,我在(硅谷)有一个很好的投资者和创业者网络,但即便如此,我也无法筹到资金,因为没有风投资本或投资者会投给一个不能全力以赴投入的创始人。”

夏尔马常驻孟买。他最新创立的初创公司名为Magically,总部设在旧金山,是一个为硬件初创企业在中国深圳寻找制造商的平台。

天使投资人、旧金山DreamFunded.com的首席执行官曼尼•费尔南德斯(Manny Fernandez)说,移民身份“过去根本不是我们要核查的事情之一”。但现在情况不确定。“当你投资科技……你投资的是人。所以,如果你不知道这些人是否有坚实的基础——也就是说‘他们会不会走人?他们在一年后还会在这里吗?’——这带来真正的挑战性。”

译者/申凯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