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教育

南五环边上学梦:北京首所打工子弟中学的奇迹与困境

蒲公英中学建校12年,见证几千名几乎走投无路的学生的蜕变。如今,奇迹却被挡在了无法竣工的新校舍门外。

从繁华的北京西单向正南16公里,路边风景逐渐由高楼变为低矮的旧楼和错落的荒地,在南五环边一条狭窄的小路旁,两扇对开的画满五彩涂鸦的大门内,坐落着北京第一所、也是至今唯一一所公益性质打工子弟中学——蒲公英中学。

进京务工农民工的子女与蒲公英不无相似之处,随风飘落,便生根发芽。根据教务处数据,学校创办12年,平均每届200名左右学生,他们接受的小学教育质量参差不齐,入学考试及格率是个位数,却能在三年间奇迹般蜕变,许多人以优异成绩继续升读高中、大学,甚至海外深造。截至今年,已有8名蒲公英中学的毕业生获得了奖学金,正在美国攻读、或已完成本科学业,其中不乏杜克大学等名校,还有5名毕业生获得奖学金,正在世界联合学院(United World Colleges,简称UWC)攻读大学预科。

校长郑洪没有想到的是,12年前北京只有这一所公益打工子弟中学,12年后还是只有这一所。12年间,她投入日常教学与管理,甚少对外宣传,学校知名度全靠毕业生和慕名而来的各种国籍的志愿者。学校不断成就奇迹,也遭遇不少难题。

开端

郑洪于哈佛大学留学归国后,在2005年春季创办蒲公英中学。“50后”的她,自言带着那个年代“理想主义”和“以天下为己任”的情怀,凭着对农民工子女教育难问题的些许认知,“无知无畏”地在朋友帮助下,迈出了第一步。

2005年,北京已有200多所打工子弟学校,多由流动人口自己创办。由于办中学对教师要求高,且盈利空间小,这200多所学校全部是小学。郑洪觉得孩子们的义务教育没有完成,于是决定办一所初中。没有起步资金,郑洪想到了她的幼儿园和小学时代的朋友、几十年没见的发小们。郑洪另有一位在美国认识的好朋友、著名艺术家叶蕾蕾女士,她的弟弟在中国推动志愿者服务,与郑洪素未谋面,便爽快表示“你能募到多少钱,我就再给你多少钱”。这是推动学校起步运转的第一笔资金。

“幸运的是随后就有一批职业女性,到了事业有成的阶段,想回馈社会。她们都觉得这个学校是个很好的机会,愿意参与,手里又有钱。这个女性群体变成了此后每年都会支持学校的组织。”

幸运的事情还有不少。分管教育的时任大兴区副区长于鲁明曾与郑洪同一时期在哈佛进修,两人一起去考察了一些美国的公益教育机构,对非盈利教育留下了深刻印象。后来,蒲公英中学创办,负责审批的正是他。

郑洪回忆建校初期,“我说要做非盈利学校,大家都觉得我说错话了。但我并不觉着难,这第一步迈得很小。”

蜕变

郑洪和朋友租了一个旧厂房,改建成教室、宿舍,和操场。学校大门正对面是一栋矮楼,这里是教师和工作人员的办公室以及几个教室,其他班级则分散在周围的平房里。宿舍极尽空间利用,每间宿舍住了16-22人。走在校园里,遇见的每个学生,都会礼貌地问“老师好”。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