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职场

让人孤独的职场

研究发现,如今美国人较少在职场交朋友,因为他们不打算长干。大家都把同事关系视为暂时,礼貌地保持距离。

史蒂夫(Steve)曾在伦敦金融城一家大银行当分析师,他从一开始就知道自己得花大把时间在电子表格上。他始料未及的是,在这样一家有几千名员工的全球银行,他居然会感到孤独。

这位27岁的年轻人不愿使用真名,他说,那种环境是“有毒的”,公司“很少为新加入的员工提供什么支持,没有人当导师”。

他的年轻是一方面原因。那时他才20来岁,而团队其他成员都是经验丰富的专业人士,这难免“令人心生畏惧”。来自经理的每一句冷嘲热讽,都会在瞬间让他觉得自己“很渺小”。

随着时间推移,他的“自尊心严重受挫”,他开始把自己孤立起来。“如果小声嘀咕一两句都可能招来难堪,那还是闭嘴为好,”他说。这影响了他在工作中的表现,也使他更进一步封闭自己。

加利福尼亚州立大学(California State University)和沃顿商学院(Wharton School)在2011年所做的一项研究,印证了史蒂夫的感受:管理层不应把员工的孤独感当作一个私人问题,而应该当作一个会影响业务的问题来处理。

“员工在工作中产生的孤独感会导致其在情感上疏远自己的组织,”该研究报告写道,“结果还表明,同事们可以分辨出这种孤独感,看到它在妨碍团队成员的有效性。”

史蒂夫不仅“感到孤独,而且越来越无助”。负责接听员工帮助热线电话的人在另一座城市,而且与公司主营业务毫无关联。4年后,他决定离职,跳槽到一家金融科技初创企业。

后来,通过与前同事们交谈,他发现,在工作中感到孤独的绝不只他一个人。过去10年中开始出现了一些关于孤独的著作,比如埃米莉•怀特(Emily White)的《孤独:自传》(Lonely: A Memoir),还有奥利维亚•莱恩(Olivia Laing)写的《孤独的城市》(The Lonely City),以及学术性更强的《孤独是可耻的:你我都需要社会联系》(Loneliness: Human Nature and the Need for Social Connection),该书作者约翰•卡乔波(John Cacioppo)是芝加哥大学(University of Chicago)认知和社会神经科学中心主任。

英国有一项“终结孤独运动”(Campaign to End Loneliness),致力于影响有关社会隔绝的公共政策,并打造一个证据基础。还有个乔•考克斯孤独委员会(Jo Cox Commission on Loneliness),是在工党议员乔•考克斯2016年遇害后成立的,该委员会继续推进她生前在该领域开展的活动。

卡乔波教授表示,有必要区分主观的孤独与客观的孤立。20多年来,他一直在研究产生孤独感的原因和后果。按照“终结孤独运动”的定义,“当我们所拥有的社会关系的数量及质量与我们所希望拥有的不匹配时,我们会感到缺乏或缺失陪伴,这就是孤独”。

卡乔波说,这意味着,一个人即便身边有家人朋友,身处人群中,或者有一大堆同事,也仍可能感到与社会隔绝。正如史蒂夫的经历所表明的,你身边周围或许有几百名甚至几千名同事,但你仍可能觉得孤单。

社交媒体尽管广为流行,却反而使人们感到隔绝——用麻省理工学院(MIT)心理学家雪莉•特克尔(Sherry Turkle)教授的话来说就是“一起孤独”(alone together)。她写道:“我们以为(通过智能手机和电子邮件)经常联系会使我们感觉没那么孤独,事实正相反。”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