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智慧城市群

美国退出《巴黎协定》的真正原因

熊焰:特朗普退出《巴黎协定》,既是为能源集团打破紧箍咒,缓解美国制造业颓势,也有利于特朗普与共和党内保守派搞好关系。

2009年9月,联合国气候变化峰会在纽约召开。时任北京环境交易所董事长的我在参加“中美低碳经济峰会”时,面对台下的数百位中外听众,讲过这样一个故事:国际社会是一个大家庭,欧洲、美国等发达地区,经过长期发展,经济和社会形态已经高度成熟,好比五六十岁的老人。他们不干重活,技术先进、能耗很低,70%的排放都来自消费部门。而中国是这个大家庭中的青壮年劳动力:18岁的小伙子,干活多,自然吃的多。然而我们还不太富裕,处在成长发育的过程,吃的是粗粮(以煤为基础),排放自然就高,并且主要集中在工业部门,减排压力和难度远超发达国家。

长期以来,一些发达国家要求发展中国家承担过重的减排责任,这客观上存在很大难度,需要国际社会特别是发达国家提供相应援助,例如帮助年轻人“改变膳食结构”,提高作业技能等。忽略发达国家由“青壮年劳动力”发展到现阶段所造成的大量排放,一味地要求发展中国家干重活,还不允许增加排放,这在经济规律和道义上都是讲不通的,也不利于解决实际问题。

过去的八年间,国际社会也是通过很多这样积极的碰撞,历经挫折并走向共识,其中一项重要成果是2016年正式生效的《巴黎协定》。然而,国际社会的合作并未如预期中顺利推进。2017年6月1日美国总统特朗普执意宣布退出《巴黎协定》,引起了世人哗然。在声明中,特朗普把气候变暖归咎于中国和印度等发展中大国的碳排放,并“组织”出很多数字,例如中国14天的碳排放量可以抵消美国所有的减排成果,《巴黎协定》允许中国新建数百座煤电站,印度煤炭生产加倍,却限制了美国的工业生产,并将打击美国经济、就业和竞争力。他宣称《巴黎协定》会导致2040年美国GDP下降3万亿美元,650万工业工作岗位流失。在当下割裂的美国社会,民粹主义的话音能轻易地将应对气候变化“坐实”为中国抑制美国竞争力而编造的陷阱,并引申出一个看似无法证伪的阴谋论。

一时间国际社会舆论纷纷,联合国秘书长、欧盟、中国等主要领导人,美国各界人士发出一片愤懑和遗憾之声。一个是人均GDP已接近6万美元,服务业占主导且拥有全球最强科技和金融实力的美国,一个是人均GDP才刚刚超过8000美元,工业化、城镇化还在进程中的中国,在减排问题上谁的压力更大,答案不言而喻。因而特朗普这一番言论显然是站不住脚的,但若认真地用真实数据去回复其所提出的种种质疑,恐怕是未解真味。特朗普本人怕是没有兴趣了解所谓真相的,他所要做的无非是找出些针对发展中国家耸人听闻的数据,调制成煽动民众的借口,树立一个上任即兑现承诺和推崇美国利益的总统形象。

深究美国退出《巴黎协定》的真正原因,一方面,特朗普政府提振经济和就业的主要手段是复兴制造业和加大基础设施投资建设,这客观上需要寻求更低的能源成本和更宽松的环境管制,势必增加化石能源消耗和温室气体排放,因此与国际社会共同制定的气候政策发生冲突。基于此,美国预计很难完成奥巴马政府之前所提出的国家自主贡献,而继续留在《巴黎协定》容易招致美国国内环保团体或地方政府对特朗普政府的不满,带来风险和后患,削弱其政策权威性;另一方面,美国共和党保守派向来反对政府采取任何强制性减排措施,他们普遍信奉自由市场理念。特朗普退出《巴黎协定》,既能为能源集团打破紧箍咒,缓解美国制造业颓势,也有利于特朗普与共和党内保守派搞好关系。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