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中国经济

中国风险之辩:如何化解金融风险

张明:近年一系列金融异象,根源是金融改革与实体改革的节奏不匹配;当前已经到了中国推进实体经济结构性改革的时间窗口。

编者按:国际评级机构下调中国评级,再次引发对于中国风险的诸多讨论,防范风险亦是近年经济政策重点。中国经济最大风险存在何处?应该如何应对可能风险?对世界而言,中国经济风险又意味着什么?FT中文网近期组织《中国风险之辩》专题讨论,编辑事宜,联系jin.xu@ftchinese.com 。

从2016年年底开始,随着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确定将控风险作为与稳增长相提并论的首要政策目标后,一行三会开始了轰轰烈烈的金融业“控风险、去杠杆”行动。一行三会出现各种监管新规之频繁、这些监管新规针对市场乱象之精准、一行三会执行这些监管新规之坚决,都是很多年以来罕见的。

诚然,近年来,中国金融体系的系统性风险的确在不断上升,如果再不妥善应对并坚决遏制,不能排除中国爆发区域性危机甚至系统性危机的风险。在笔者看来,当前中国金融体系的主要风险包括:第一,房地产市场存在泡沫且商业银行体系与房地产完全捆绑到一起;第二,错综复杂的影子银行体系,特别是银行之间通过各种同业业务纠缠在一起,并通过层层叠叠地加杠杆最终投资于金融资产;第三,国有企业与地方政府杠杆率过高,最终去杠杆可能需要中央政府投入大量资源。

因此,当前一行三会实施控风险、去杠杆行动的方向是完全正确的,而且监管部门目前针对资产管理、通道业务、银行理财等问题的规定也的确是对症下药,打蛇达到了七寸之上。然而,迄今为止金融监管的加强,尽管的确导致了货币市场与债券市场利率的显著上升,但似乎并未改变“金融空转”与“脱实入虚”的问题。例如,从今年2月以来,中国固定资产投资资金来源增速已经连续多个月负增长,这是自该指标1990年代中后期发布以来从未出现过的,这说明实体企业投资资金可得性的下降。又如,货币市场与债券市场的利率上升已经传导到实体融资成本。例如,近期票据融资成本已经上升了200个基点,而中小企业是票据融资的主要使用者,这说明实体企业投资的资金成本上升很快。

金融调控的加强非但没有将金融资源从虚拟市场导入实体经济,反而造成实体融资成本的上升与可得性的下降,这显然是一行三会不愿看到的结果。那么,为什么旨在纠正“金融空转”与“脱实入虚”的金融调控却发生了南辕北辙的后果呢?

笔者认为,导致近年来中国一系列金融异象(例如金融空转、脱实入虚、资产泡沫、多重杠杆)的根源,是金融改革的节奏与实体改革的节奏不匹配。金融改革节奏较快,导致金融机构混业经营蓬勃发展、金融体系流动性充足。实体改革节奏缓慢,导致工业增加值增速、工业企业利润增速、劳动生产率增速与全要素生产率显著放缓,也即实体投资回报率显著放缓。在特定情形下,实体投资回报率甚至低于金融机构融资成本。在这种情况下,金融机构或者不得不通过加杠杆来放大投资回报率,或者不得不绕过金融监管最终投资于资产市场,从而造成了金融空转与脱实入虚等问题。

事实上,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后,中国金融改革的步伐是非常迅速的。例如,从2009年起,中国央行开始大力推动人民币国际化,并开始加速资本账户开放。又如,中国央行在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后加速推动利率市场化,并在2015年10月取消金融机构存款利率上限。再如,2010年6月,央行再度让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开始浮动,并在2015年8月11日进一步改革了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此外,2010年以来至今,中国影子银行体系开始蓬勃发展。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