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新兴市场

投资者有必要重审新兴市场资产

如今,新兴市场这一资产类别的投资价值更多来自制造业发展和消费活力,而不再是中国对大宗商品的追逐。

现在对于新兴市场来说是追逐风险的时候。上周阿根廷和俄罗斯的主权债券证实了这一点。这两种国债均由通常不被认为安全或可靠的国家发行,但却均获超额认购,且在二级市场表现强劲。

对于一些观察人士而言,这种投资热情无疑是新兴市场复苏出现泡沫的迹象。但对于那些往往以怀疑的态度审视新兴市场的投资者而言,或许也有理由重新思考对这项资产类别的看法。

新兴市场复苏不是新鲜事。新兴市场复苏始于2016年1月——在连续5年衰退后,新兴市场货币开始相对美元升值,新兴市场股票开始再次跑赢发达市场股票。

两个故事都有正反两面。新兴市场货币疲软的反面是美元走强。随着美元长期走强的趋势减弱,新兴市场货币必然走强。股票也一样:考虑到标普500(S&P 500)已有那么长的时间处于创纪录高位,不论美国经济是不是迟迟未实现真正复苏,一些投资者都可能决定把一些风险分散到新兴市场。

但现在也出现了其他变化。其中一个变化出现在2014年11月,比新兴市场复苏早15个月。当时基准股指MSCI明晟新兴市场指数(MSCI EM)中科技股的权重,超过了能源和原材料股的权重。能源和原材料股所属的的大宗商品板块,被很多人视为新兴市场的象征。

这是一次戏剧性的转变。2008年年中,当大宗商品超级周期火力全开时,能源和原材料股在MSCI明晟新兴市场市值中的权重超过三分之一,而科技企业的权重仅为十分之一。上个月,大宗商品板块在新兴市场市值中的权重仅为八分之一,科技企业的权重超过四分之一。

这一点也不奇怪。新兴市场科技企业包含中国互联网三巨头腾讯(Tencent)、阿里巴巴(Alibaba)和百度(Baidu),以及一些更老牌的公司,如台湾的鸿海(Hon Hai)和台积电(TSMC),韩国的三星电子(Samsung Electronics)。今年,这三个地区的股票对MSCI明晟新兴市场指数上涨的贡献达到70%以上。

在另一端,大宗商品价格不断下跌重创大宗商品企业,更不用提巴西国家石油公司(Petrobras)陷入的腐败丑闻。该公司和矿商淡水河谷(Vale)曾经撑起了巴西圣保罗IBOVESPA指数的半壁江山。

伴随新兴市场科技股崛起的是,非必需消费品股票和金融股持续表现强劲,它们共同占据了MSCI明晟新兴市场指数的三分之一以上权重。

放在一起来看,新兴市场这一资产类别的重头戏更像是制造业发展和消费活力,而不是中国对大宗商品的需求(这种需求在本世纪头十几年中驱动了新兴市场增长)。制造业发展和消费活力目前正在让亚洲成为全世界增长最快的地区。

但这话也不能说得太早。首先,亚洲的活力可能无法持久。尽管亚洲内部贸易强劲增长,但其出口也依赖于美国和欧洲的需求。尽管美国有望逐渐恢复消费活力,但目前为止尚未实现。

整体来看,全球贸易状况令人失望。荷兰经济政策分析部(CPB)《全球贸易监控》(World Trade Monitor)的数据表明,2016年5月至2017年1月之间,全球贸易出现增长——这对新兴市场来说是个重大利好消息。但今年这种贸易增长的势头已经减弱,CPB上周公布的最新数据表明,贸易增长已经回落至接近零。CPB是荷兰经济事务部(Dutch ministry of economic affairs)的一个广受尊重的部门。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