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雄安新区

一座希望与质疑并存的中国新城

雄安新区规划吸收了以往经济特区的经验。但批评者指出,在深圳和浦东背后,全国有很多不了了之的经济特区。

中国政府在4月1日宣布计划在中国北方一个农村落后地区从零开始打造一个新城后,其影响立竿见影。

房地产投机客蜂拥而至北京西南方向大约100公里外的这个地方,希望利用新区计划谋利,当地房价几乎在一夜间上涨3倍。官方媒体称该计划是一个“重大的历史性战略选择,是千年大计”。

就连与“雄安新区”只有勉强关系的上市公司股价也出现飙升,分析师们预计,未来几年,为建设这座新城将支出5800亿美元,与阿根廷的年度国内生产总值(GDP)大致相当,最终这个新城覆盖的面积将是香港的两倍,纽约市的近3倍。中国政府计划最快在2030年就在此安置250万人口。

当局对房地产投机狂潮作出惊慌反应,迅速禁止该地区的房地产交易。他们还关停了71家房地产中介,并以未指明的“房地产违规行为”为由逮捕了7人。

尽管开局不利,但中国政府继续推进该计划,把它称作北京等超大城市面临的一些最大问题的解决办法,并宣称它是全球各地未来城市的模板。

雄安新区所在的河北省的省委书记赵克志表示,要认真规划好雄安新区的“每一寸土地”。他表示:“我们要进一步解放思想,努力在一张白纸上绘出最美的图画。”

1980年,中国只有五分之一的人口生活在城市,但在经过几十年的快速城市化后,这一比例已增至56%以上,目前中国人口为13.4亿。

在生活水平提高的同时,工业化和城市化也带来了“大城市病”:污染、拥堵、糟糕规划、产能过剩以及房价过高。

在寻找这些问题的解决方案的过程中,共产党提出了一个富有远见、重大、可能只有在威权国家才能实施的计划,在中国,党能够大规模调动资源。

预计雄安新区的大规模基础设施支出将有助于推动整个华北的经济增长。但该计划的特别目标是缓解北京的负担,因为政府将把“非首都”功能从北京疏解到这个新城。

这似乎意味着与共产党认为中国首都应该承担的角色不符的一切,也就是任何与政治、文化、国际交流和技术创新不相关的东西。公司总部和金融机构似乎不在名单上,它们最终可能会被迫迁至雄安。

此外,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宣布,这座全新的未来都市将是创新、环保、智能和世界级的,拥有“蓝天、白云、洁净的水和新鲜的空气”。

雄安新区规划吸收了以往在中国尝试和试验过的一张蓝图。在今年4月初公布该计划时,中国官方媒体称赞雄安新区是习近平继深圳和浦东这两个“经济特区”——由中国前最高领导人邓小平拍板设立——之后提出的有全国意义的新区。

邓小平如今被承认为中国极为成功的经济增长的设计师。但在上世纪80年代初,当他刚决定毗邻英国殖民地香港的几个渔村将成为中国经济开放的示范区时,很多人质疑深圳的前景。

如今,深圳人口大约为1200万,是全球制造业的中心。它被誉为中国方兴未艾的科技行业的摇篮。

上世纪90年代初,当邓小平提出计划开发与上海外滩隔江相望的浦东新区时,也出现过类似的担忧。在缓慢启动后,该地区现在已成为中国内地的领先金融中心。

然而,雄安新区的批评者指出,在深圳和浦东背后,中国现在有几十个半空置或失败的“经济特区”。

他们提出,雄安新区没有之前试点城市那样的自然优势,例如毗邻蓬勃发展的金融中心、世界级港口或巨大的国际资本池。他们还担心,中国政府提出的计划将把外资排除在外,而侧重于政府投资和规划,至少在初期会是如此。

北京安邦咨询(Anbound Consulting)高级研究员陈功写道:“深圳特区和上海浦东大发展的时候,都与世界脉动保持了一个节奏。”

“给一块地方,出一些特殊政策,资本就会蜂拥而至,产业可以随便搞,摆在哪里都能搞活,这样的发展时期已经永远过去了。”

译者/梁艳裳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