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美国政治

美国民粹主义左翼崛起

民主党能找到一个酷似特朗普的人吗?那个人是桑德斯,他也许性情古怪,天真甚至危险,但你至少知道他的立场。

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文首图右)重返战场。要是中间立场的民主党人乔恩•奥索夫(Jon Ossoff,文首图左)赢得了6月20日的乔治亚州特别国会选举,那么真正的胜利者将是民主党内的克林顿阵营。奥索夫承诺“把特朗普搞得火大”。结果他让特朗普得意。民主党人对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取得一个又一个道德上的胜利。但他们还一次都没有赢。有人可能会不屑地称,这只不过是一场一次性选举的结果,但这个结果将改变民主党控制权斗争的格局。现在的民主党非常混乱,群龙无首。

当然,民主党受到的最大打击,是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输掉去年11月的大选。她的支持者对乔治亚州特别国会选举投入重金——这场选举是美国史上耗资最大的国会选举。但金钱代替不了热情。奥索弗的胜利本将发出这样的信号:民主党内务实、像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的那一派,可以取得成果。这个胜利本还将为共和党人壮胆,鼓励他们跟特朗普撇清关系。它甚至本还可能毙掉特朗普的医保改革——眼下这一改革在国会获得通过、成为法律的可能性似乎提高了。尽管风波不断,特朗普还在赢得选举。

那么,谁能阻止他?如果马克龙式民主党人阻止不了,那就得看杰里米•科尔宾(Jeremy Corbyn)式的民主党人了。他们前进道路上的障碍不断被移除。他们的头号盟友是特朗普本人。在鼓动起共和党的热情后,这位美国总统正在鼓动起民主党人的热情。他从自己的支持者根基获得狂热的忠诚,同时也让对手慷慨激昂。民主党建制派仍然完好无损,等待被点燃。民主党建制派被打败,很可能将是特朗普重塑美国政治这场大戏的精彩下一幕。

最近的英国大选为美国的“科尔宾”们提供了一些有用的启示。如果说专家们之前对一件事确信无疑,那就是科尔宾对工党的品牌有致命破坏性。看上去专家们在这件事上也错了。就如美国的左派桑德斯一样,科尔宾具有直达人心的感召力,超越了分析人士许多先入为主的纸上谈兵。我不知道工党的强劲得票率是否意味着选民想要将铁路收归国有。美国的民主党人也不知道。但我知道一点:科尔宾实现了千禧一代投票率的大幅上升。相比之下,马克龙的政党以法国历史上最低的投票率获得了国会控制权。同样,尽管有重金支持,奥索弗在乔治亚州第六区选举中的表现甚至不如希拉里。

桑德斯也能鼓动起年轻人的热情。要证明他的影响力,可以看一看有志参选2020年总统选举的民主党人。许多都是资历较浅的参议员,比如纽约州的柯尔斯滕•吉利布兰德(Kirsten Gillibrand)和加州的卡玛拉•哈里斯(Kamala Harris)。因为他们缺乏经验,他们没有多少竞选资本。因为他们是政客,他们感知风向。现在有一股强风支撑着桑德斯。他们的立场反映了这一点。高校免学费和全民医保是争取基层民众的口号。克林顿式渐进主义已经过时了。

但美国民粹主义左翼的崛起面临一个大问题。到下次大选时,桑德斯就79岁了——而一切迹象都显示,他想要再次参选。届时,他将比美国最老的总统罗纳德•里根(Ronald Reagan)最后一个任期结束时还要老。桑德斯也在让自己的粉丝狂热的同时,让他的对手——民主党建制派和各地最富有的1%人口——同仇敌忾。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