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中国经济

中国式次级债:“这次完全不一样”?

黄凡:借给了缺乏还款能力的买房人按揭贷款是典型的“次级债”,而且国内证券化程度并不高,一旦房价掉头向下,坏账需要银行自己消化。

编者按:国际评级机构下调中国评级,再次引发对于中国风险的诸多讨论,防范风险亦是近年经济政策重点。中国经济经济最大风险存在何处?应该如何应对可能风险?对世界而言,中国经济风险又意味着什么?FT中文网近期组织《中国风险之辩》专题讨论,编辑事宜,联系徐瑾jin.xu@ftchinese.com 。

在十年前的美国,随着房产价格的逐渐回落和利率的逐步上升,大量借款者无力偿还贷款,导致以房屋按揭贷款为基础资产的次级债出现大面积违约,于是引爆了次级债危机,加上各种的“杠杆”与“创新产品”大大地加剧了危机的传导。在这场危机之中,许多全球知名的一流金融机构被一举击倒,美国自身经济遭受重创,而且引发了一场影响深远的全球金融风暴。

从历史周期来看,全球经济周期基本上就是十年一轮回,危机-萧条-复苏-高涨,最后又走入下一次的危机,周而复始。那么,下一次何时会来?在哪里发源?我们从美国次级债危机发生的背景与成因加以分析。

从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起,美国房地产经历了长达十几年的繁荣。住房销售量不断创下新纪录,房价也以每年增幅超过10%的速度攀升。特别是2000年高科技泡沫破灭之后,美联储一直保持宽松的货币环境,刺激了房地产市场的繁荣,被认为是“用一个泡沫来替代了另一个泡沫”。到了2006年初房地产峰值之时,美国家庭房地产资产总值已升至21.6万亿美元,在家庭财产中的比例提高到56%,比10年前的不超过8万亿美元翻了近两倍。

在房地产价格持续上涨的拉动下,房地产信贷也在膨胀。在房地产按揭贷款规模扩张的过程中,由于行业竞争,准入标准被降低,许多原本无资格或没有偿还能力的楼市投资者轻易获得按揭贷款。投资房产获得按揭贷款的“门槛”也被降至“零首付”、“零文件”,不需收入证明、无需资产核查,借款人可以贷款人可以在没有自由资金、无稳定收入的条件下买若干套房。 低利率环境下加上房价一直上涨让投资人的信心越来越来越膨胀。然而当利率不断上升,而房价掉头下跌时,这些通过次级贷款买房的投资人开始不堪重负。于是次级贷款开始违约了,以次级贷款为基础的“按揭支持证券”(MBS)以及以这些“按揭支持证券”组合成的“担保债务凭证”(CDO)也就连锁出问题了,这些不良资产加上杠杆就引发金融海啸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了。

回到国内,当今情况与美国次级债危机爆发的前夜极为相似:房地产已经持续上涨十多年,2015年A股的“人工牛市”破灭后,央行维持宽松的货币政策为救市提供流动性支持,而且为拉动增速下行的经济而以“去库存”为名直接刺激楼市,楼市在本来高价的基础上再次迅猛上涨。投资人在房地产价格只涨不跌的思维定式驱使下四处奔走买房。全球知名房屋估值机构第一太平洋戴维斯估计全国房产的总值当年为300万亿人民币,是同期一年中国GDP总值的4倍多。顺便提一句,1990年日本泡沫破灭前房地产总值/GDP为200%;2006年美国次级债危机发生的前夜房地产总值/GDP为170%。面对远超负担能力的几百万,上千万的房贷毫不犹豫的承担,首付往往通过高利率的无抵押贷款、信用卡贷款、或是P2P获得,想法很简单:房价涨了,一切都不是问题。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