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中国股市

中国股市高频交易退潮

中国股市已经从2015年的暴跌中复苏,但运用高频交易策略的对冲基金却始终未见重振的迹象。

在中国监管机构打击卖空交易并对“市场操纵”进行宽泛的法律解释——使其覆盖在其他市场被允许的交易活动——之后,中国新生的高频交易员退缩了。

中国股市已经从2015年夏季的暴跌中复苏。在MSCI明晟将中国A股纳入其新兴市场指数之后,基准股指本月触及18个月来的最高点。但运用高频交易策略的对冲基金(这些对冲基金在市场上涨期间数量激增)从未复苏。

实际上,据投资者和分析师们表示,高频交易投资者已经从股市转战大宗商品,后者的期货交易受到的监管依然不太严厉。

北京对冲基金黑翼资产管理公司(Black Wing Asset Management)的高级量化交易员姜军略(音译)表示:“现在股指期货的成本非常高,以至于这些高频策略往往亏钱。成本已上涨了100倍。它们限制了日内投机。”

提高保证金要求提升了所有投资者的成本,而那些投入方向性下注(而非对冲)的投资者甚至被收取更高的手续费。

万得资讯(Wind Information)的数据显示,在2015年6月,指数期货日均成交量达到2.3万亿元人民币的峰值,但在今年5月日均成交量仅为140亿元人民币。中国不存在个股的期货和期权。

上周,上海法庭对一起发生在2015年7月的备受关注的案件作出判决,该案涉及一家俄罗斯人所有的公司伊世顿国际贸易公司(Yishidun International Trading),英文名是Eastern Dragon。

法庭以操纵期货市场为由,对伊世顿罚款3亿元人民币,并进一步没收其3.89亿元人民币的利润。它还对该公司中国高管高燕和梁泽中总计处以180万元人民币的罚款,并判处缓期徒刑。华鑫期货(China Fortune Futures)经纪人金文献被判处5年有期徒刑。

伊世顿在判决后发布声明称,法庭“依赖中国宽泛和一把抓的‘市场操纵’罪定罪,而非按照成熟的罪行类别定罪”。

伊世顿补充称,一项独立审计“没有发现与中国境外所理解的‘市场操纵活动’相符的交易行为”。

的确,法庭的判决书没有说伊世顿引发了股票或期货价格扭曲。相反,法庭认定,伊世顿在没有受到必要监管的情况下,通过将其计算机直接接入上海期货交易所(Shanghai Futures Exchange),获得了相对于其他投资者的速度优势。

市场参与者表示,尽管外国交易所愿意销售高层次的市场基础设施接入,寻求借此盈利,但国有的中国交易所实际上是中国证监会(CSRC)旗下单位。因此,它们致力于保持市场稳定,而不寻求向投资者提供尖端服务。

中国一位高频基金经理表示:“该案令人担忧的一面是,这两人并不是精英交易员。他们可能只是使用了之前公司的一种算法,然而他们却能够在中国如此快地获取暴利。在中国,这种策略和技术仍远远落后于国际水平。”

在遭到打击前,高频交易投资者经常设计针对股指期货市场的交易策略。中国内地交易所对现货市场实行的“T+1”次日结算机制,使高频交易策略难以执行。然而,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China Financial Futures Exchange)采用实时结算的“T+0”机制。

2015年末,中国证监会发布草案,要求算法交易员在实施交易策略之前必须报批。期货交易所也对投机交易出台了新的限制。据国内媒体报道,去年证监会搁置了预批准规则。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