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机器人

我的机器人同事

凯拉韦:FT把我的部分工作交给了一个机器人,它成本低廉,善于学习而且能令行禁止,它会是我的职场对手吗?

最近,英国《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把我的部分工作交给了一个机器人。过去这些年,我一直会把自己的专栏做成播客版本,但现在我遇到了激烈的竞争——来自实验机器人艾米(Experimental Amy)。

她的成本远低于我,学习速度又快,永远能严格执行指令。

她也有劣势。在和同事愉快相处方面,我敢说她不如我,但一个人总不可能十全十美吧。

被机器人取代是每一位上班族最可怕的噩梦。发现她强行插手我的工作,我难过也是可以理解的。但当我平复了怒气,坐下来听她的工作成果时,我开始感觉好一点了。

我知道她才问世不久,但就目前来说,艾米还不是我的对手:可以说,在我那充满偏见的耳朵听来,艾米完全没用。

如果你不相信我,请自己听听吧。点击本专栏顶部的箭头,听听艾米的朗读,再点击下方,听听我的版本。不要同时跟读,只需听就够了。

老实说,艾米还是有一些优点的。首先,她的声音很好听。

10年前我刚开始录制专栏音频时,一位听众写信抱怨称,我那“带着鼻音的河口话”迫使他立刻中断了收听。相比之下,艾米音色低沉,令人愉悦,就像光滑的天鹅绒。

她的第二个优点是几乎免费。艾米是亚马逊(Amazon)推出的一项将文本转化为声音的新服务的部分内容,几乎没有成本——至少与FT给我的薪水相比如此。

更令人惊叹的是她的速度。收到我写的文字后不到两秒,她就能生成语音版。这就相当于,当我清完喉咙,开始读“上周一,英国……”时,她就已经搞定了。

她工作时不用劳师动众,独自就完成了。相比之下,我还需要一位制作人,还得使用录音棚。我们俩还要写邮件商定时间,见面后还要毫无意义地寒喧一番。还要架设备,编辑录音,剪掉我所有卡壳的地方。需要耗费制作人半小时时间,我自己也要花上大约15分钟。

要是艾米的成果勉强说得过去,她就胜出了——但没有。她老在错误的位置停顿,在该分开读的地方连读,对句法的掌握也不全面。

听她朗读倒不是像听非英语国家人士大声读英语,而是一个没有脑子、感情或幽默感的人在读。实际上,她读得太差了,我都没听懂文章的意思——鉴于文章是我本人写的,这还是能说明一些问题的。

艾米的学习曲线非常陡。两三年前,大众市场上的语音机器人听起来还像是史蒂芬•霍金(Stephen Hawking)在说话。艾米的学习算法每天都在帮她进步。她那匪夷所思的朗读节奏问题会解决的,语调也会改进。她还会加入虚假的情感和一些笑话。

但艾米永远也做不到在理解意思的基础上朗读,永远不会懂何时该停顿,何时该讥笑,永远不会讽刺。她会继续犯错误。

在最后这点上,会犯错的不止她一个。我在朗读时也会犯错。有时背景会有杂音。有时我读得太快了,有时语气有一点过重。但我想听众对我们的过失不会同样对待。

人犯错误,听众会理解。一个错误往往会让我们感觉与犯错者拉近了距离。但如果犯错的是机器人,我们不会同情,还可能对整个项目都失去信心。

总之,我并不因为艾米要抢我的饭碗而讨厌她。但我不喜欢她把我的专栏读成那个样子。她乱读一通,我再看自己的文章,就像看有史以来最令人费解和枯燥无味的作品。

如果艾米去读个船运预报或足球赛结果,她会很称职。很快她就会胜任一切可预测内容的朗读。但好专栏的关键就在这里:如果一篇文章是可以预测的,那它写得就不够好。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