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G20峰会

特朗普G20峰会表现令人担忧

萨默斯:特朗普在峰会期间的言行令美国盟友不安,并证实了一些人的担忧,他们认为特朗普的行为是美国安全的最大威胁。

无论是在人际交往中还是在国际关系中,将客套话与礼让混为一谈都是大错特错的。没错,刚刚结束的二十国集团(G20)峰会的确达成了一份联合公报。有人认为这是一项成就,或者表明美国与其他国家之间的国际关系正在恢复某种正常化。事实上,在此前的历次G20峰会上,谁都不会想到存在所有参与国达不成联合声明的可能性。

与其将各方达成一致看作一项成就,不如将该公报的内容视为对国际秩序崩溃的确认更为准确——自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当选以来,很多人就在担心国际秩序崩溃。特朗普在峰会中和峰会前后的言行令美国的盟友不安,并证实了一些人的担忧是有道理的,他们认为美国安全的最大威胁是特朗普的行为。

作为一年一度的论坛,G20的兴起源于全球主要国家的一个共同信念——在和平、共同安全、繁荣和经济一体化以及遏制威胁方面,存在一个拥有共同利益的全球共同体(global community),即便各国之间在安全和经济领域存在竞争。自二战结束以来,认为美国应在国际社会的发展中发挥领导作用的理念,一直是美国外交政策的核心信条。

自当选以来,特朗普在言辞上拒斥全球共同体的概念,并表达了一种强烈的观点,认为美国应该寻求更有利的协议,而非更强健的机构和体系。过去一个月,特别是G20之后,特朗普会把言辞付诸实践的迹象已变得越来越清晰。在如何应对气候变化带来的长远安全威胁方面,美国如今已陷入孤立。早先G20会做出反对保护主义的承诺,美国却迫使G20在这一立场上后退。部分迫于美国的态度,在难民问题比过去50年的任何时刻都严峻之际,G20在国际移民问题上选择了缄默。

所有这些已足以令人不安。许多人担心却又很少言明的是,特朗普任期中一旦遇到困难时刻,他那种性格将使他做出危险举动。正如传记作家罗伯特•卡洛(Robert Caro)所言,权力并不总是带来腐败,但它总能暴露本质。特朗普尚未经历过经济困难时期,也没碰到过任何形式的全球经济危机。他尚未不得不在危机时刻做出重大军事决策。但他的行为一直反复无常。

特朗普选择在会晤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前几小时,对美国情报部门关于俄罗斯干预美国大选的判断提出质疑。在出席自其上台以来最重要的国际会议前,特朗普荒唐地提出,G20峰会的一个主要讨论事项涉及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的竞选经理,对后者的角色作了明显不实的断言。

政府首脑在重大峰会期间离席非常罕见。当不得不离席时,他们的位子通常是由外长或其他资深政府官员替代。从未出现过由政府首脑的成年子女入座替代的先例——G20峰会的一个会议上伊万卡•特朗普(Ivanka Trump)坐在了她父亲的位置。没有此类先例是有原因的。这是对其他出席者的无礼行为,并给外界一种美国高官被褫夺权力的印象。

出席此次峰会前,特朗普在波兰发表的演讲表达了这样的观点:我们时代的主要问题是西方的生存意志。这种意见不可避免地正在疏远那些生活在特朗普认为的西方之外的绝大多数人。来自总统的摩尼教式言论很少有明智的。小布什(George W Bush)关于“邪恶轴心”的提法通常被认为是一个严重错误,不是因为他所指的国家不邪恶,而是因为他的言论使美国的敌人团结起来。像特朗普那样提出西方与其他地区对抗的想法是一个更为严重的失策。

假如一名公司首席执行官在公开场合的行为像特朗普那样反复无常,肯定早就被替换掉了。对经民主选举的官员的标准会有适当的不同。但看看过去几个月的情况,你无法排除未来出现更反常行为的可能性。特朗普的内阁、以及他在国会里的政治盟友决不应忘记,他们宣誓保卫的是宪法,而非总统。

本文作者是哈佛大学查尔斯•W•艾略特大学教授(Charles W Eliot university professor at Harvard),曾任美国财政部长

译者/隆祥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