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政治

世界为何没有杰出领袖?

斯卡平克:问题可能在于我们的政党过于老迈,缺乏活力,我们需要新的政治运动来激励有能力的未来领导人进入政坛。

法国前卫生部长、女权活动家、社会改革家、欧洲议会(European Parliament)前议长西蒙娜•韦伊(Simone Veil)不久前去世。她辞世的时间正值另一位重量级政治家、促成德国统一的前总理赫尔穆特•科尔(Helmut Kohl)的葬礼之前。

韦伊是奥斯威辛集中营的幸存者。科尔可能对纳粹受害者的敏感度不够高,他曾力邀美国总统罗纳德•里根(Ronald Reagan)访问一个葬有党卫军成员的墓地。 但是,为确保德国在欧洲有一个和平的未来,与宿敌化敌为友,科尔做出了不懈的努力。他为重塑欧洲大陆格局贡献过力量。

科尔之前的两位德国总理维利•勃兰特(Willy Brandt)和赫尔穆特•施密特(Helmut Schmidt)分别于1992年和2015年去世,他们威严而伟大的形象仍然深深地印在他们之后的一代人记忆中。所有这些领袖在人格和政治方面都有自己的不足。然而,他们仍是值得我们举首仰望的一代。现如今,敢问能与他们比肩的政治领袖何在?

历史可能会将德国现任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归入杰出领袖的行列。但是,其他国家的领导人呢?正在进行脱欧磋商的英国,面临着大英帝国解体和苏伊士运河危机(即第二次中东战争,最终导致英国艾登政府下台——译者注)以来最大的挑战。

现如今,是谁在领导这个曾经诞生过温斯顿•邱吉尔(Winston Churchill)的国家?特里萨•梅(Theresa May)的政治能力头一次经历大选的考验就现出了原形。摩拳擦掌想要取代梅的是工党(Labour Party)领袖杰里米•科尔宾(Jeremy Corbyn),他的脱欧方案与梅的主张一样不着边际。

法国新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向选民作出了很多承诺,但这些承诺还有待时间的检验。马克龙的前任、社会党(Socialist Party)总统弗朗索瓦•奥朗德(François Hollande)沦为了世界的笑柄。马克龙在大选中击败了国民阵线(National Front)候选人、得票超过三分之一的马琳•勒庞(Marine Le Pen)。尽管勒庞一直在试图让法国国民阵线“洗心革面”,但该党植根于曾迫害包括韦伊夫人在内的特定族群的政治文化。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行为越来越荒诞。不久前,他通过推特账户上传了一段恶搞视频,片中他将一名美国有线新闻网(CNN)记者摔倒在地。

世界领导人的素质究竟出了什么问题?答案之一是,与韦伊和科尔那一代领导人不同,今天的领导人没有经过第二次世界大战那样的切肤之痛,他们无法理解制度崩溃和种族仇视所带来的严重后果。

但是,如果说缺乏艰难时期的经历是导致今天的政治领袖能力不足的原因,那么,我们又该如何解释南非政坛的现象呢? 纳尔逊•曼德拉(Nelson Mandela)和雅各布•祖马(Jacob Zuma)都在种族隔离时代遭受过苦难,并因反对种族隔离而入狱多年。然而,前者成了正直和领导力的楷模,而后者执掌的政府则因恩庇关系盛行而蒙羞。

问题是不是出在当今的领导人将才能用到了政界之外的其他领域,或许是商界?微软(Microsoft)联合创始人比尔•盖茨(Bill Gates)和他的妻子创立了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Bill &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积极促进医疗和教育事业发展,赋权于妇女与女孩。财经信息与新闻公司彭博(Bloomberg)的创始人迈克尔•布隆伯格(Michael Bloomberg)曾担任过纽约市市长。联合利华(Unilever)的首席执行官保罗•波尔曼(Paul Polman)则大力主张,企业要在造福社会和环境方面发挥作用。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