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中美贸易

嘉兴牛仔布工厂的贸易启示

特朗普政府希望借助对钢铁和铝制品进口的调查展开保护主义举措,但中美两国纺织品行业的故事提供了启示。

说那天是个雨天太轻描淡写。2005年7月,在嘉兴(位于上海西边)一处泥泞的平地上正在举行一个新工厂破土动工仪式,瓢泼大雨浇在了现场助兴的舞狮人的身上。主要投资人曹光彪说了一个关于雨水象征着金钱的谚语,试图活跃气氛。他身边的美国合作者、投资者威尔伯•罗斯(Wilbur Ross)在伞下向外张望着。

这座位于嘉兴的牛仔布料工厂原本是为了取代北卡罗来纳州格林斯伯勒(Greensboro)的业务,后者在历史上曾是美国纺织品制造业的中心——当时罗斯刚于不久前收购了伯灵顿工厂(Burlington Mill)和Cone Denim牛仔布工厂,以打造自己的国际纺织集团(ITC)。但是中间出现了一个问题。当时全球配额体系到期,中国出口美国的纺织品激增,于是美国准备实行特殊保障配额,为美国纺织品制造商赢得更多时间去适应中国纺织品的涌入。

罗斯十分镇静。“保障措施的愚蠢之处在于,像我们政府那样实行保障配额体系不会把纺织品制造业工作带回美国,”在动工仪式后他接受采访时表示,“唯一会发生的是下一个成本最低的制造国将得到这个产业。”

时间快进到12年后的今天,如今身为美国商务部长的罗斯正负责对美中贸易关系进行为期100天的评估——将于7月15日结束。他还负责根据一条允许总统叫停被认为构成国家安全风险的进口产品的条款,对美国钢铁和铝制品进口——包括从中国进口的相关产品——进行调查。借助这些调查,特朗普政府将展开首批重大保护主义举措。但嘉兴牛仔布料工厂以及两国纺织品行业的故事提供了一个具有启发意义的例子。

因为2005年罗斯还对中国钢铁产生了兴趣,使得这个故事变得更有趣了。当时他的国际钢铁集团(ISG)刚与米塔尔钢铁(Mittal Steel)合并——后者后来收购了欧洲的安赛乐(Arcelor),成为了全世界最大的钢铁综合企业安赛乐米塔尔(ArcelorMittal)。ISG持有中国一家钢厂的股份,促使中国于当年出台了禁止外资控股钢铁上游行业的禁令。(今年3月,在加入特朗普政府后,罗斯退出了安赛乐米塔尔董事会并出售了剩下的股份。)

纺织品没有成为今年特朗普政府贸易调查的目标,部分是因为美中纺织品贸易是双向的。十年来,中国向美国出口的纺织品总量大幅增长,正如贸易谈判代表当时所担心的一样。然而,出乎意料的是中国如今也是美国纺织品出口的第四大市场。

美国纺织业就业流失严重。在1995年至2016年期间,美国纺织业和服装业就业人数从150万减少到了56.5万。失去工作的大多数是南方女工。而中国在全球范围内占据的市场份额不断扩大。2005年,中国占全球服装和纺织品出口的四分之一。2014年,中国的占比达到了40%左右。

但是,早在2005年,转变也已经开始。在嘉兴这座工厂建设期间,沿海制造业中心的劳动力成本上升已经使得附加值较低的纺织制造业迁往内陆较贫穷的省份。2011年,曹光彪领导的永新集团(Novel Group)把持有的嘉兴这家牛仔布料工厂的股份出售给了ITG,罗斯在去年美国总统大选前不久出售了股份。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