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中国经济

中国经济周期之辩:流动性紧缩和杠杆再平衡

邵宇:中国可能即将来到金融周期的高峰时段,比照美国次贷危机前后的特征来看的话,2018年前后很可能会滑落。

回到一个更为根本的问题,更深层次的,我们应该怎样看待这个杠杆调整的过程,不能简单的认为把杠杆去干净就安全了,因为总体而言这个杠杆只是在各个部门再次平衡而已。它本质上是一个开放的、转型的、追赶的,又是中央集权型的经济体,它的整个宏观政策框架应该怎么去构造的问题。

很有意思,从2003年这一轮强悍的上升时期,就是2003年到2008年这一段时间,也就是中国的工业化和城市化的高潮,也是全球化的高潮阶段。我们的货币供应,在所谓的的央行印钞机端,用的是外汇占款。但理论上说只有小型经济体才会用外汇储备来进行货币投放,这样它能跟全球贸易竞争联系在一块,但是作为一个超大型经济体的时候,你必须用自己的内在负债,包括对商业银行的负债以及对政府的负债作为货币基础,然后再去修正你的金融体系,构造一个难以套利的成熟系统。当然真正做到以自己内部负债成为基础货币当然也不简单。第一,你要断开外汇储备和基础货币的关系。比如财政部发行特别国债把所有外汇储备全部买下来,彻底脱钩;第二,同时放弃汇率目标,这个过程当然肯定惊心动魄,但是这是大国的玩法;最后要建立真正约束政府负债行为的现代财政体制。

其实我们讨论去杠杆以及整个金融架构调整和杠杆再平衡问题,牵扯到接下来整个宏观经济体的货币供应、财政政策调整以及相应实体经济增长动力来源,你只有给出一个系统的答案,而不是局部的砍掉这里或者那里就解决问题了,没那么容易,要么给出完整的解决方案,要么你的局部均衡就是一个伪均衡。

协调去杠杆和稳增长

未来来看,最关键的问题可能是,如果经济增长还要有一个6%左右的底线的话,维持多少的总体杠杆比率和分部门比率是合适的。换句话说是不是有一个关键的节点或者阈值,杠杆去化到这个水平就可以了;抑或说是不是一定会有一些在加杠杆过程中特别快的金融机构被处理掉的话,就可以稳定下来再做其他的事情。

在中国经济改革的整体框架中,金融并不虚拟,是很真实的东西。金融体制改革就是提供充分的流动性,并按照市场的方式配置到最有回报的资产上面去,所以不管是融资、融券、混业经营,大资管,讲的就是这个东西,当流动性通过这么多久期错配释放出来以后,你用什么实体经济的生产要素,包括劳动力、土地、技术创新等去中和这些流动性才是关键。如果只有水,没有面,那么到处都是泡沫。反之,水不够,面也会砣,最终难以下咽并拖累经济增长。

2016年上半年流动性的收缩,金融监管风暴,还有金融反腐三者已经形成共振,各大类资产价格的反应近期还是比较充分,有一些风险也已经得到释放。目前各个监管部门都在积极安抚市场情绪,货币当局也在季节性的平息不断上升的资金成本。相信决策者已经注意到了防范风险过程当中的风险,避免在处置风险的过程当中产生新的风险,这对于稳定市场的情绪和预期,包括有序释放金融风险会带来更为良好的结果。共振的效应下降使得我们对未来的金融市场的判断可能更为乐观一点。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

本文编辑徐瑾jin.xu@ftchinese.com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