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FT大视野

新加坡的新问题

在第一家族围绕李光耀故居发生纠纷之际,借助自由贸易发展起来的新加坡担心,在全球化倒退时代如何保持繁荣?

对于那些批评李光耀(Lee Kuan Yew)手下的部长们享受丰厚薪资的人,领导新加坡从资源匮乏的热带港口转变为亚洲最富裕国家之一的政治人物有一套很简单的反驳措辞。

“你知道,解决这一切讨论的药方是一剂无能政府,”新加坡的开国之父在2007年评论称,“你得到那个替代选择,你就永远无法再让新加坡恢复元气了:已经散架的烂摊子不可能复原。”此言反映出他对标准会下滑的担忧。

在他去世两年后的今天,他的子女之间爆发的争执,突显了这座他一手塑造的闪闪发光的城市国家出现的断层。在这场让新加坡人关注的公开争吵中,李光耀之子、新加坡总理李显龙(Lee Hsien Loong)被弟弟李显扬(Lee Hsien Yang)和妹妹李玮玲(Lee Wei Ling)指责没有尊重父亲的遗愿,并抱有栽培自己儿子的政治野心。

这场纠纷令人关注新加坡的权力小圈子,在这里,国家事务与一个家族的事务纠缠在一起。在这个以精英统治为自豪的国家,李光耀的儿子只是第三任总理,而他的儿媳何晶(Ho Ching)掌管着主权财富基金淡马锡(Temasek)。

李氏家族上演宫斗剧之际,新加坡正遭遇信任危机。自1965年出人意料地独立以来,新加坡实现了巨额财富,其方法就是利用具有战略重要性的地理位置、专注利基产业以及定位于一个中立和高效率枢纽,连接亚洲和世界其它地区。

不过,在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担任美国总统的时代,新加坡担心,如果全球化开始倒退,在贸易自由开放时代蓬勃发展的一个小国将如何保持繁荣?同时该国领导层担心,面对日益富裕和自信的中国的竞争,新加坡的优势正慢慢消失。

新加坡前外交官、学者马凯硕(Kishore Mahbubani)在一篇文章中描述了新加坡民众对领导层和发展方向的日益怀疑。他认为,新加坡需要更谦卑,因为它现在是缺少李光耀那种水平的领导人的小国。

“我们现在正处于后李光耀时代。不幸的是,我们可能永远不会拥有另一个像李光耀这样受到全球尊重的政治家了,”他称,“因此,我们应该大幅度改变我们的行为。”

新加坡的经济整体数据并不太糟。该国央行预测,今年国内生产总值(GDP)将增长3%。第一季度的居民失业率仍然维持在3.2%。

但在经济的关键组成部分,新加坡面临着一系列令人担忧的指标。昔日民航业创新和奢华标准的引领者新加坡航空(Singapore Airlines) 5月报告意外季度亏损,原因是竞争压力越来越大;今年新加坡股市主板仅有两次首次公开发行(IPO),其中规模较大的那次IPO募集资金1.74亿新加坡元(合1.26亿美元);新加坡港尽管仍然是全世界第二繁忙的港口,但集装箱吞吐量同比持平。

中国崛起是新加坡很多压力点背后的共同主题。中国游客更倾向于乘坐国内航空公司的直达航班、而不是经停新加坡的航班,新加坡的旗舰航空公司因此承压;中国内地企业更倾向于在香港上市,而不是新加坡;上海港迎来繁忙业务,而新加坡港的集装箱吞吐量陷入停滞。

对于很多分析师来说,这些挫折都反映了更深层的问题。经济咨询机构百年纪念集团(Centennial Group)常驻新加坡的合伙人玛努•巴斯卡兰(Manu Bhaskaran)表示:“新加坡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价值主张:竞争力(包括成本)与新加坡的自我定位选择的结合。”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