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债市

高收益债券市场中资不再活跃

市场人士担心,未来数月将更难获得来自中国的资金,原因在于:发达国家放弃零利率;中国的资本管制日趋严格。

2014年,当澳大利亚铀矿商帕拉丁能源(Paladin Energy)需要资金时,专事固定收益业务、总部位于香港的投行SC Lowy表示愿意让其债务融资。帕拉丁能源考虑了这一提议,但最终将其持有的股权出售给多家中国公司。其中包括将一座铀矿24%的股权,出售给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China National Nuclear)。上周,在向中国合作伙伴出售该铀矿剩余股份的努力告败后,帕拉丁在珀斯申请破产保护。

2011年,当印度的信实通信(Reliance Communications)希望购买电信设备时,中国国家开发银行(CDB)站出来向其提供近20亿美元的卖方融资,条件远比其他银行更有吸引力。第二年,国开行、工商银行(ICBC)和中国进出口银行(China ExIm Bank)又向信实提供了12亿美元资金,让这家电信集团得以偿还昂贵得多的外币债券。但面对激烈的竞争和政府确定的资费表,信实仍然面临困境。其短期债务几乎是息税折旧及摊销前利润(EBITDA)的8倍。今年6月,信实的近70亿美元债务获得了包括国开行在内的多家银行的7个月宽限期,该公司正试图变卖资产偿还债权人。

根据SC Lowy的数据,今年上半年,当从印度阿达尼港(Adani Ports)、中国复星国际(Fosun International)到印尼PT Japfa Comfeed的亚洲公司在亚洲高收益债券市场融资时,高达80%的需求来自中国个人和公司。今年上半年发债形势火爆,这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中国对美元计价债券的需求。

内地资金正取代较传统的选择,例如亚洲高净值个人、台湾保险公司和富达(Fidelity)等国际机构投资者。

中国需求甚至帮助信实等信誉最低的借款者将融资成本保持低位。事实证明,中国资金还吸引了欧洲的金融公司。例如,安邦保险(Anbang Insurance)持有比利时一家保险公司和一家银行的股权,海航(HNA)现在是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最大股东,复星收购了葡萄牙的一家保险公司。

但银行家担心,未来几个月,来自中国的资金将较难获得,原因是如下两个迫在眉睫的趋势:很多发达国家放弃零利率,同时中国的资本管制越来越严格。在周二发布年度报告时,新加坡政府投资机构淡马锡控股(Temasek Holdings)对可能的信贷紧缩发出了警告。这一警告并非孤例。

自去年11月对流出资金实施限制以来,中国政府批准的交易减少,这对全球并购造成冲击。如今,亚洲和亚洲以外的更多公司开始感受到影响。一些借款者发现,中国银行不那么愿意贷出新的资金供它们偿还旧债、或不那么愿意将现有贷款展期了,还有一些借款者发现它们的新贷款成本在上升。

预计亚洲高收益债券市场受到的影响将尤为巨大,该市场正处于空前高位。今年截至6月头一周,亚洲美元债券发行规模比去年同期增长85%,至1300亿美元,其中近四分之一为高收益债券。美国高收益债券市场的回报已开始下滑。亚洲可能很快也会出现这种情况。垃圾级债券市场紧张不安之际,全球正缓慢复苏,全球资本支出终于升温。

另外,如果中国投资者不仅减少对新交易的出资,还开始出售现有的投资头寸和资产,情况可能会变得更糟。从亚洲电信集团到陷入困境的欧洲金融机构,很多公司依赖中国资金充实它们的股本、向它们发放贷款或购买它们的债券。如果中国当局继续打击海外投资,这些公司可能会陷入真正的困境。SC Lowy联合创始人迈克尔•洛伊(Michel Lowy)指出,在2008年金融危机过后,首轮纾困资金来自央行。“接下来是中国。现在还不清楚再下一个接棒的会是谁。”

译者/梁艳裳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