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美食与美酒

从一场官司看波尔多葡萄酒江湖

林力博:波尔多酒价高昂的新锐酒庄Liber Pater庄主Pasquet陷入与国家机构INAO的诉讼。但他认为,这背后另有阴谋。

2017年6月19日零时过后不久,我的手机叮咚叮咚叮咚连响几声,一看,是Loic Pasquet发来的微信:“我赢了INAO(国家原产地命名和质量管理局)!”之后,是五张照片,连起来看,是一份波尔多上诉法院于2017年6月14日做出的复审判决书。

Loic Pasquet是法国波尔多格拉夫产区的Liber Pater酒庄的庄主,从接下来的短信中可以感受到他的扬眉吐气:“他们想把我干掉,但没有成功”,“我们非常强大”,“1855属于我们”。

Loic Pasquet此时的情绪可以理解。2015年10月19日,波尔多轻罪法院签署传票,召他2016年1月14日上庭,就他向France AgriMer申请的两笔金额分别为34.9686万欧元和23.2500万欧元的补贴的使用和报销的情况,以及INAO(国家原产地命名和质量管理局)指控他没有遵守产区的技术规范的问题做出回应。到11月中旬,Pasquet发现,他的葡萄园中有500株葡萄藤的根部一夜之间被蓄意砍断,这是他五年前种下的一个叫做Castet的品种,与他一同种下的其它几个品种Mancin、Pardotte等一样,存在于200年前的波尔多,自100多年前根瘤蚜虫病害后在波尔多便不再有酒庄种植了(此事警方一直未能破案)。2016年1月14日,法庭当庭宣判,Pasquet因财务造假骗取补贴近59万欧元和违反AOC的种植和酿造的规定,被判入狱12个月(缓刑)和罚款3万欧元。

在中国葡萄酒圈中,不少人知道Liber Pater,特别是知道这可能是最贵的波尔多葡萄酒。查阅法国著名葡萄酒杂志《La Revue du vin de France》(RVF)2013年版的《法国最佳葡萄酒指南》,Liber Pater2009年份红葡萄酒,18分,每瓶1800欧元;而同在格拉夫的1855一级庄奥比昂,同一年份红葡萄酒,19.5分,每瓶726欧元。所以,Liber Pater庄主被判刑和罚款的消息,迅速在中国葡萄酒圈中热传。

在此之前我在北京两度见过Pasquet。就在那个判决出来之后的第五天,2016年1月19日,我在北京第三次见到他。他告诉我,他被判的是缓刑,不影响他国际旅行的自由,他刚去过俄罗斯,这次在北京逗留两天,之后要去阿联酋。

Pasquet迫不及待地要说明他的清白和判决的不公。据他介绍,2010年至2011年间他从France AgriMer(一个半官方机构)得到一笔补贴,用于在中国的推广活动。推广活动通过一个法国人在中国开的公司(Societe Europasia)来做,他没有把钱付给这个公司,而是用他的酒作价换取服务。一年后他发现,这个公司并没做什么活动,而他的酒却被这个公司据为己有。由于并没有动用那笔补贴,他也已把第一笔近30万欧元还给了France AgriMer。而2012年的第二笔补贴,他是用了一些的,当时France AgriMer也只是要他归还一部分,但现在法庭要求他全还。而至于报销凭证的造假,是那个在中国的公司所为,他并不知情,他也是受害者。

而关于违反格拉夫产区管理规定的问题,Pasquet说,不知道INAO为何要告他。他向我出示了一份文件,是由INAO授权的Quali-Bordeaux于2010年12月27日对Liber Pater的考察报告,报告的结论是:“酒庄拥有的5.8920公顷的全部葡萄园均位于Graves Superieures/Graves产区内,因此可以称为AOC。”他在2010年后新增加了2.3公顷的葡萄园,用于种植一些如今已是产区非法定品种的古老的葡萄品种,并使其种植密度达到每公顷20000株,远超出目前格拉夫这个产区每公顷6000至8000株的常规。“我打算2016年用这部分葡萄酿酒,之前酿的酒,所使用的葡萄品种以及葡萄藤的间距,与其它酒庄无异。”他说。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