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中非关系

中国加深对非洲的政治介入

自习近平上台以来,中国正在逐步放弃坚持了50多年的不干涉政策,也不再坚持不与除中央政府之外的其他行为体打交道。

去年在南苏丹牺牲的两名中国维和人员,一名来自四川,曾从事黄瓜种植;另一名来自山东,是一位丈夫,也是一个父亲。

当时他们正在世界最年轻国家南苏丹首都朱巴一处难民营附近巡逻,噩耗在中国社交媒体上引发了一场小小的骚动。一些评论者流露出对本国日益介入遥远国度的不满。“打那些伤害我们的人,不要光表示谴责,”一位评论者写道。

中国在南苏丹派驻有750名维和人员,在整个非洲(包括刚果民主共和国和利比里亚)的维和人员超过2000人,是联合国五大常任理事国中派遣维和人员最多的国家。北京方面甘愿把士兵派至离家如此遥远的危险之地,这一事实显示出其经济野心已经演化为政治干预,在外交事务中坚持了几十年的不干涉原则正承受巨大压力。

朱巴一家独立智库的创始人彼得•比亚尔•阿贾克(Peter Biar Ajak)表示:“不干涉政策正在经受严峻考验,尤其是涉及自然资源的时候。”迄今为止,他说,中国在南苏丹的政策一直“主要关注于保证石油供应”。

在南苏丹2011年获得独立之前,北京方面只与喀土穆的苏丹政府打交道。“当我们还是一个国家的时候,我们没有看到中国发挥建设性的作用,它支持喀土穆政府,使得和平协议难以实施,而且让我们难以就独立进行全民公投,”阿贾克说。

但当南苏丹实现独立后,北京方面改变了策略,因为苏丹大部分石油都蕴藏在南部。自那时起,他说,中国在穿梭外交中发挥了积极作用,先是为石油通过苏丹协商新的管道费,后来又介入了妨碍石油运输、并迫使数百万民众流离失所的南苏丹内战。

“(中国)介入南苏丹的程度甚至在几年前都是难以想象的,”谢艳梅与凯茜•科普兰(Casie Copeland)在智库国际危机组织(International Crisis Group)发布的一份研究中称,“北京探索了一条中间道路,一边维护整体的不干涉原则,一边扩展其解释,并尝试应用这一原则的新方式。”

自习近平2012年上台以来,中国正在逐步放弃此前官方坚持了50多年的不干涉政策。在习近平的领导下,北京在位于“非洲之角”(Horn of Africa)的吉布提建立了海军基地,并强化了在东海和南中国海的影响力。

在境外不断加大的政治干预伴随的是中国对外投资的激增——从2002年的27亿美元到去年的1700亿美元,而且许多都投在高风险国家。

北京还改变了行事方式,不再坚持不愿与除中央政府之外的其他行为体打交道的传统。咨询公司化险咨询(Control Risks)驻北京代表迈克尔•汉弗莱斯(Michael Humphreys)指出,多数大型中国投资都是通过政府间协议达成。

“中国人认为,海外的一切都像在中国一样——中央政府可以为你包揽一切,”他说,“问题在于,让项目完成的多数操作性权力并不在中央政府层面,而在省级、地方甚至部落层面。中央政府之下的层面正是他们陷入麻烦的地方。”

国际危机组织的上述研究显示,判断错误的代价是巨大的,由于暴乱和战争,中国在2006年至2011年间从10个国家多次大规模撤侨。

例如,在2011年利比亚内战期间,即便在其他国家大多判断穆阿迈尔•卡扎菲(Muammer Gaddafi)的地位已经不保之际,中国仍与其保持密切关系。北京方面未能足够快地与反对派建立纽带。中国企业价值180亿美元的基础设施项目在战乱中被毁,且无缘后卡扎菲时代的商业交易。中国从利比亚的石油进口急剧下滑。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