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LGBT

彩虹经济的“供给侧”改革

陆海娜、Longarino:除了LGBT群体的消费经济外,“彩虹经济”有更丰富的内涵,反歧视的工作环境有助于经济增长。

最近几年“彩虹经济”似乎变成了一个热门话题。不少文章都在讨论LGBT(女同性恋、男同性恋、双性恋与跨性别的英文首字母缩写;一种更具包容性的说法是LGBTI,I是间性人的缩写)群体的消费能力,强调在今天的经济增速放缓时,中国的7000万LGBTI群体的消费力是一个尚未被充分开发的一年30亿美元的庞大市场。

但这样的说法似乎把“彩虹经济”定义在了一个较为狭窄的领域,即LGBTI群体的消费经济,但事实上,“彩虹经济”有着更为丰富的内涵,它至少还包括了对LGBTI群体友善的工作环境可能引起的企业利润的增长,以及对宏观经济的促进作用。此外,这些说法似乎也过于乐观,对于彩虹经济“供给侧”存在的很多问题认识不足。

首先,就LGBTI群体的消费力而言,虽然前景广阔,但是要成功地从这个市场切下一块蛋糕,无论大小,都不是那么容易的。而主要的问题来自于对LGBTI群体的不了解、歧视或恐惧的社会心理,以及由此产生的一些体制性障碍。比如,女同交友的一款手机应用“热拉”告诉媒体,最近腾讯、小米和今日头条都拒绝了热拉的合作请求,并不是出于纯粹的商业因素,而是他们无法宣传与LGBT有关的商品。在大连,一位想开设专门服务LGBT群体的养老院的企业家,一开始得到了地方政府和投资者的支持,但后来由于各种原因,这些支持没有了,导致他不得不放弃。

如果这些非商业壁垒不能拆除的话,“彩虹经济”的潜能就无法得到充分开发。所以,彩虹经济也需要“供给侧”改革,消除供给的壁垒,减少供给的成本,否则,“彩虹经济”推动经济增长的潜力会非常有限。而这项供给侧改革的关键是消除歧视,鼓励包容和多元。

其次,先不论歧视在道德和法律上的不正当性,国外的多项经济学研究显示:工作场所的歧视是有经济代价的,而一个多元包容的职场环境则会给企业带来利润的增长、股价的提高、最终促进国民经济的增长。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2016年在中国的的一项调查显示:一半以上的LGBT群体在职场感受到歧视或其他的不公平待遇,因此LGBT群体在中国职场的“出柜”比例极低,只占到这个群体的5%左右(相比之下在美国这个比例大约是33%)。也就是说95%的LGBT群体在职场掩饰了真实的自己,假装自己是“直的”,或是自己并不认同的另一种性别。而一个人无法做真实的自己,这对身心的伤害是巨大的,但这种伤害往往是隐形的,甚至受害者个人也未必能明确意识到这种伤害,所以长期以来也没有成为一个公共议题。不过,近年来欧美学术界开始关注这个问题,已经有多项研究开始分析、概念化这个现象,甚至用经济学方法量化这种伤害带来的经济后果。

比如,美国社会学研究使用了“少数人压力”(minority stress)这个词来描述员工担心因为性倾向或性别身份被发现而遭受歧视的压力。这种压力导致更高的缺勤率、生产力降低和人才流失。还有研究显示,很多LGBT员工主动避免被升职,因为担心晋升会提高其可见度,从而让掩饰自己更加困难。美国的一项研究报告估计,对LGBT社群不友好的工作环境导致了每年14亿美元的经济损失。而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法学院的威廉姆斯研究所分析了36项研究报告,结果显示,对LGBT友好的公司员工会有更高的职业投入、更好的职场关系、更高的职业满意度、健康水平和生产力。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