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LGBT

彩虹经济的“供给侧”改革

陆海娜、Longarino:除了LGBT群体的消费经济外,“彩虹经济”有更丰富的内涵,反歧视的工作环境有助于经济增长。

从公司治理的角度来讲,越来越多的企业发现,歧视不只是有道德和公义的代价,而是会产生具体的经济损失,而多元包容的工作环境会给企业带来盈利。IBM公司全球全体员工多元政策负责人指出:“IBM的同性恋和跨性别员工对公司的利润做出了积极贡献,保证了我们业务的成功。”IBM的态度代表了一个重要趋势:跨国公司越来越重视LGBT多元政策给企业带来的益处。

美国的Human Rights Campaign在其2017年发布的《公司平等指数报告》(Cooperate Equality Index)中指出,92%的500强公司在其美国分部有禁止性倾向歧视的政策,82%有禁止性别认同歧视的政策(相比较而言2002年只有5%的公司有类似政策)。2017年86%的参与调查的雇主进行了性别多元培训(2002年只有54%);88%的参与雇主有LGBT员工支持团体(2002年只有40%)。在2017年公司平等指数得到满分的公司包括沃尔玛、通用汽车和苹果。

这些公司不只是在公司内部采取行动,它们也向公众发声。比如,2012年高盛CEO贝兰克梵在Youtube上发布支持同性婚姻权利的短片,并指出“促进平等既是做正确的事,同时也对商业有利”。 2015年,在美国著名的婚姻平权案Obergefell v. Hodges的审理过程中,379个企业,其中包括亚马逊、花旗银行、通用电气公司,在他们发给最高法院的“法庭之友”简报中声明,支持LGBT社群对经济发展有益,因为“人们不必压抑自己才可以更好地投入到工作中”。2017年,在美国一家公共学校跨性别高中生使用洗手间案中,53家企业,包括雅虎、微软、英特尔等公司发给最高法院的“法庭之友”简报中,明确支持跨性别学生自由选择洗手间的权利,并指出“不包容的政策会对企业的业务、员工、客户产生负面影响,并且阻碍企业建立和维护一个多元包容的工作场所的能力,而这样的工作环境是企业成功的关键”。最新的实证研究证明了这点:根据瑞银2016年的一项研究,在过去六年里270家采取LGBT友好政策的公司的增长率比其他的公司要高出3% 。迈阿密大学商学院在2010年的一项研究则显示,在采取多元政策后,公司股价会因此有明显上涨。

对LGBTI歧视性的职场和公共环境也会给国民经济带来损失。有多项研究显示,这种“少数人压力”会造成巨大的公共卫生财政损失。比如世界银行支持的一项关于印度LGBTI就业环境的研究显示,“恐同”可能造成印度每年310亿美元的损失,另一份报告则根据对印度的LGBTI人群的不同估计(由于很多LGBTI人群不愿“出柜”,所以很难准确统计这个群体的人口),估算出“恐同”造成的损失占国民经济的0.1%-1.7%。

我们常说追求正义是要付出代价的,却很难意识到歧视也是非常昂贵的。当我们欣喜于“彩虹经济”可能带来的30亿美元的消费力时,却往往看不到一个对LGBTI群体不友好的环境会带来的无形的经济损失,和一个多元包容的环境所能带来的生产力的提高,以及由此带来的企业利润的增长和对国民经济的积极贡献。从这个角度来讲,“彩虹经济”的体量及其重要性是被大大的低估了。

当我们强调国民经济的供给侧改革时,“彩虹经济”作为其不可忽视的一个组成部分,同样需要供给侧改革。而改革的内容则是消除“体制壁垒”,在企业内部实施多元政策,包括LGBTI友好培训,建立反骚扰机制等。在这方面,很多在其欧美总部已经成功实施多元政策的500强企业应该起到带头作用。此外,在海外实施了类似政策的中资企业,也应该把这种多元企业文化带回祖国。

当然,在本文强调歧视的经济成本时,并不是要忽略歧视的社会成本。最终我们仍需意识到,鼓励多元和包容是“正确的事”,它使我们可以生活在更加和谐与安全的社会,展现真实的自我,这是人性向善的体现,也是尊严的要求。

(注:陆海娜是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副教授、人权研究中心秘书长、人大-耶鲁法学院LGBTI平等就业合作项目主持专家。Darius Longarino是耶鲁大学法学院中国法中心高级研究员、人大-耶鲁法学院LGBTI平等就业合作项目组成员。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bo.liu@ftchinese.com)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