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美国

特朗普意外推动美国环保进程?

邰蒂:特朗普宣布美国退出巴黎协定时,举世震惊。但这一决定所带来的冲击波,正在激起环保主义者的环保热情。

当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宣布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变化协定》时,这一决定吓坏了美国乃至全世界的很多观察人士。其中包括科罗拉多州州长、民主党人约翰•希肯卢珀(John Hickenlooper)。“放弃这份气候协议就像是,在你该拉开伞绳时却扯掉了降落伞,”希肯卢珀言简意赅地说——他的这种语言风格是出了名的。

时间快进到一个多月后的现在,特朗普几乎没有表现出想推翻此前决定的意思。与此同时,美国国家环境保护局(EPA)局长斯科特•普鲁伊特(Scott Pruitt)继续对研究气候变化的科学家开战、撤销一些法规并且努力削弱一些联邦环境机构。

但鲜受关注的是,美国气候变化“降落伞”正在出现一些引人注目的事。特朗普的决定带来的冲击,正在激起环保主义者的活动和组织热情——这和他对女性的评论重新点燃了关于女权主义的新辩论差不多。关于这场反弹格外有趣的一点是,它是由城市和基层政区(municipality)团体、而不是联邦团体推动的;正因如此,未来几年可能会呈现精彩的一课,告诉人们政府在美国意味着什么,这一课的基调可能是非常令人鼓舞的,远远超过从华盛顿传出的任何讯息。

“未来这段时间将出现一整套新的理念,关于各州、各基层政区之间可以如何合作。”希肯卢珀最近参加阿斯彭理念节(Aspen Ideas festival)时说,“州是民主的实验室——也是安全和清洁能源的实验室。下个月我们将提出各种各样的理念和做事方法。”

好吧,世故者可能会指出这类基层行动没什么新鲜的。美国宪法赋予了地方实体巨大的权力,一些州和城市已经开始推动绿色能源运动了。例如,科罗拉多州已经在关闭煤厂,洛杉矶正引入太阳能板。在迈克尔•布隆伯格(Michael Bloomberg)担任纽约市长时,他引入了大量措施让“大苹果”(Big Apple,纽约的别称——译者注)变得更环保(他喜欢指出,如果你最近飞往纽约,你会看到很多建筑的楼顶都覆盖着绿色植物或刷成了节能的白色)。

但这一趋势的真正意义是,各个州和市的领袖正把目光投向自己的地盘(或“屋顶”)以外,抛开华盛顿,在全美范围内相互联合,共同努力提供一条替代性电力渠道。在特朗普做出决定后不久,布隆伯格宣布他将组织联盟,以支持绿色能源改革。这个由三四十个市长、一些州长和100多家企业组成的团体,正试图说服联合国(UN)让美国的城市和州正式承诺拥护《巴黎气候变化协定》的目标——不理会特朗普的退出决定。

另外,蓝红各州的州长们正加强他们的双向思维能力:例如,希肯卢珀表示他正在与蒙大拿州合作探索环保措施,蒙大拿州州长也是民主党人;而一个名为“气候领导力委员会”(Climate Leadership Council)的团体最近提议用碳排放税、贸易规则和其他激励措施来推动环保进程。据该团体的负责人特德•霍尔斯特德(Ted Halstead)表示,特朗普退出《巴黎协定》的决定促使更多企业支持这一协定:“气候领导力委员会”得到了壳牌(Shell)、英国石油(BP)、埃克森(Exxon)、道达尔(Total),以及一些共和党大佬和布隆伯格的支持。

***

这些基层努力可以在多大程度上抵消联邦政府的立场,目前尚待分晓。例如,霍尔斯特德承认,在没有商务部支持的情况下,美国不可能实施他对环保税和贸易措施的大胆提议。同样不确定的是,联合国是否会接受布隆伯格让美国这些州和市承诺拥护《巴黎协定》目标的提议。“目前尚不清楚,我们该如何将《巴黎协定》下归属于国家的责任分配到各州——之前没人认真考虑过这点,因为以前没有这个必要,”希肯卢珀表示。

不过话说回来,有意签署布隆伯格倡议的那些州——有了加州和纽约,科罗拉多就没关系了——的经济实力令人印象深刻。(如果加州是一个国家的话,它将是世界第六大经济体。)这种两党展开务实合作的氛围也令人瞩目。因此,暂且不论其他,这些倡议可以很好地提醒人们,美国政治远不止有华盛顿或特朗普。未来,当历史学家回顾2017年时,他们无疑会认为这是充满了各种讨厌政治冲击的一年。但他们可能也会认为,正是在这一年,美国人被迫重新审视宪法,并为地方政府在涉及环境等问题上拥有的权力感到庆幸。

插图由肖纳格•雷(Shonagh Rae)提供

译者/马柯斯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