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西方文明

特朗普大讲西方文明的虚伪

萨默斯:从特朗普在波兰的演讲中可以了解他的世界观。他将自己的外交政策根植于西方价值观,非常虚伪。

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在波兰发表的阐述其外交政策原则的演讲引发了很多评论,如果没有“通俄门”丑闻的话,评论可能还会更多。这次演讲是了解特朗普世界观的一个重要窗口。正如我近期写过的,作为一种美国外交政策战略,我不喜欢“西方对抗其他地区”这种讲法,因为这有可能成为一个自我实现的预言——马丁•沃尔夫(Martin Wolf)在其周二的专栏中有力论证了这个观点。

文首照片为美国总统特朗普与法国总统马克龙握手——编者注

当然,特朗普运用西方文明这个词并非没有理由。与我在美国大学的许多朋友和同事不同,我理解这种担心,即现代教育准则太过忽视美国和西方的成就,而支持时髦的多元文化主义。的确,在读过美国研究协会(American Studies Association)多期的旗舰期刊后,我曾经开玩笑地说,它应更名为“反美研究协会”,因为它主要通过美国对少数族群的恶行来看这个国家。

但特朗普在将自己的外交政策根植于西方价值观和西方的生存时,则非常虚伪。

首先,如果西方是一个受到围攻的共同体,人们会认为,维护它的团结非常重要。但特朗普已经有意识地在美国及其欧洲大陆盟国之间钉入了几代人以来最大的楔子。

第二,如果说西方主张什么的话,那便是自由、民主和人权的价值观。在选择宣扬这些价值观还是支持那些与美国安全利益一致的国家方面,美国历届总统的侧重点各有不同。从俄罗斯、土耳其到沙特阿拉伯,到决定与现在的波兰政府骄傲地站在一起,特朗普表现出的是:他比自20世纪初以来的任何一位美国总统都更喜欢独裁者、更不关心人权。

第三,西方这个概念在很大程度上是由启蒙运动的价值观来定义的。在这些价值观中,一个重要的理念是,真理基于实证观察、且可以通过实证观察来辨明。但特朗普认为,真理是有权势者的社会建构。无论是其就职典礼上的参观人数、关于疫苗或气候变化的科学谬谈,还是对其过往行为的厚颜无耻的谎言,特朗普拒绝真理可经过实证检验的想法。这也与拥护西方价值观相反。

如果特朗普的道路能带来任何一线希望的话,那就是:或许他决意把西方作为一个共同体的提法能够刺激欧洲领导人——尤其是法国和德国的领导人——不只关注欧洲本土事务,提出推动解决全球问题的方法。由他们来填补特朗普留下的缺口要比由野心勃勃的独裁者来填补好得多。

译者/申凯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