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特朗普

特朗普的文明冲突观vs全球共同体

沃尔夫:我们必须当心“文明冲突”这个会自我实现的预言,不仅是因为这是不实之词,还因为我们必须合作。

在华沙演讲时,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似乎宣称存在文明的冲突。尴尬的是,他随即参加了20个主要经济体的首脑峰会。二十国集团(G20)代表了“全球共同体”(global community)的理想。而文明间的战争则恰恰相反。那么到底哪一种对呢?

特朗普在华沙发表的演说的核心言论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根本问题是,西方是否有生存下去的意志。我们是否对我们的价值观有信心,愿意不惜一切代价捍卫它们?我们对公民是否有足够的尊重,来保护我们的边境?面对那些要颠覆和破坏我们文明的人,我们是否有意愿和勇气来维护它?”

这比特朗普两名高级顾问的观点更进了一步——赫伯特•雷蒙德•麦克马斯特(HR McMaster)和加里•科恩(Gary Cohn)在5月发表的一篇文章中提出:“世界不是一个‘全球共同体’,而是国家、非政府行为者和企业接触和竞争以夺取优势的舞台。”他们主张“美国优先并不意味着美国孤立”。然而,美国在这次G20峰会上是孤立的。尽管裂痕被掩盖起来,美国在环保和保护主义问题上是孤立的。

如果要求西方团结起来应对文明间的战争,西方将分崩离析,就像伊拉克战争时那样。人们很容易认同特朗普所谓的“激进的伊斯兰恐怖主义”令人担忧。但把它视为压倒一切的生存威胁就很荒谬了。纳粹主义是生存威胁。苏联共产主义是生存威胁。而恐怖主义只是令人讨厌的麻烦事。一大危险是对它反应过度。这可能让西方与世界各地16亿穆斯林的关系恶化。

我们必须当心“文明冲突”这个会自我实现的预言,不仅是因为这是不实之词,还因为我们必须合作。全球共同体的理想并非不切实际的童话。它反映出今天的现实。科技和经济发展让人类成为了这个星球的主人,也让人类相互依赖。这种相互依存不会止步于国界。实际上,怎么可能止步于国界?边界是主观划定的。

人们正日益使用“人类纪”(Anthropocene)这个词来称呼我们这个时代:这是人类改变这个星球的时代。关于“人类纪”这个概念,重点是人类造成了危害,也只有人类才能解决这些危害。这就是全球共同体并非空洞之言的一个原因。没有全球共同体,这些危害将不会得到治理。

再想想和平。在核时代,战争是不可想象的。但这并不是说战争不可能发生。处理核武国家之间的摩擦是一件无可避免、必须要做的事。

再想想繁荣。全球经济一体化不是邪恶的阴谋。它是市场力量在一个技术飞速革新的时代的自然延伸。在这样一个世界里,一个国家不免会受到其他国家政策决定的影响。就如我们在2008年看到的,全球金融系统绝不比它最脆弱的环节强大。那些依赖国际贸易的人需要对其他国家的市场准入抱有信心。

这就是为何二十国集团对金融监管的担忧(尤其是在2009年伦敦G20峰会上)以及目前对保护主义的担忧都有正当理由。主权与闭关自守是不同的。就如2009年的G20峰会联合公报正确指出的,“我们的出发点是相信繁荣不可分割”。此外,我们对他人命运的关心也是恰当的。发展是一项道德事业。但要解决移民问题,发展也是必不可少的。

因此,2008年11月在华盛顿召开二十国集团第一次领导人峰会的决定是势在必行的。由西方国家主导的七国集团(G7)没有权力也没有力量协调全球经济事务。以中国和印度为首的其他国家的崛起日益清楚地凸显出这一点。此外,西方国家的人口在全人类中占的比例太小,没有立场宣称拥有管理全球事务的权利。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