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中国经济

中国风险之辩:“金融集体主义”的风险

陈稻田:中国经济没有大的经济金融风险,但是, 维护经济金融平稳所采纳的短期政策, 却可能导致长期和深层次的风险。

编者按:国际评级机构下调中国评级,再次引发对于中国风险的诸多讨论,防范风险亦是近年经济政策重点。中国经济最大风险存在何处?应该如何应对可能风险?对世界而言,中国经济风险又意味着什么?FT中文网近期组织《中国风险之辩》专题讨论,编辑事宜,联系徐瑾 jin.xu@ftchinese.com 。

对于中国经济的观察者来说,一个常常令人困惑的问题是,以很多常识标准来说,中国经济问题很多,如果看一些微观案例,甚至说乱象丛生可能也不为过。最近周小川行长提出中国要警惕“明斯基时刻”,表达了对系统性金融风险的担心。但是,在“狼来了”的警告声中,中国的经济却一路平安,呈现超级稳定的状态。本文认为,这是因为中国存在一种叫做“金融集体主义”的机制,中国经济和金融体系因为这种特殊机制而在相当长时间内超级稳定。但是, 凡事有利有弊,这种机制自身的逻辑也内生孕育着长期风险。

大的宏观经济风险通常由实体经济的不平衡引发,但集中表现在金融货币领域。实体经济的恶化总是较为缓慢的,而只有在金融领域,当市场对经济状况感到集体焦虑的时候,货币需求会发生急剧变化,从而导致金融危机,金融危机进一步导致实体经济的衰退。过高的房价,不平衡的汇率,都是诱发金融风险的因素,但是没有高债务率,房价和汇率的剧烈调整影响也有限。因此,能够造成严重后果的金融危机本质上都可以说是债务危机。

债务问题,它本质上是债权债务人的利益分配问题,政府的强力干预在相当程度上可以防止债务问题的恶化。比如过度杠杆的风险,在一个分权化的经济体制,它有很大的威胁,因为当恐慌蔓延,人人都要现金的时候,一个好企业可能也难以获得必要的资金,债务违约就会普遍出现。但是,如果政府可以要求债权人延长偿债时间或者干脆债转股,这正如最近一些银行所做的,债务就不是大问题。从金融体系的角度来说,债务危机往往是在某个债务链的薄弱环节爆发,然后通过影响资金市场和经济增长,传导到别的部门,从而可能造成系统性的债务通缩。 政府强有力的产业政策通过国民收入的再分配,恰恰可以把债务薄弱部门的漏洞给堵上。例如,有两个上下游行业,下游暴利,上游巨亏,即便总的利润水平较高,这个经济的债务风险是比较大的。如果政府通过限制巨亏行业的供给,让两个行业都变成微利,那么总体的债务风险反倒是降低了。最近的煤炭钢铁行业和下游的火电等用煤行业正发生了这样的情况。在2015年煤炭钢铁都经历了全行业亏损,两个行业对银行负债达到几万亿人民币,债务风险不可谓不大。但是2016年的去产能政策出来后,上下游行业的盈利水平被重新分配,钢铁煤炭行业的债务风险也就降低了。

在更微观的层面上,当有重要的企业不能还债的时候,政府还可以要求银行和企业重新谈判债务条款,延长债务期限,保持续贷资金,或者干脆债转股,在中国这是一个普遍现象。

这种行业间、企业和银行之间“均贫富”的机制,本文称之为“金融集体主义”,可以做到经济中没有债务的薄弱环节,这样经济整体的负债能力就大大提高了,金融体系在整体上呈现出超级稳定的状态。我个人认为,中国特有的“金融集体主义”机制起过去能够不断推高宏观负债率,维持高投资,这种机制起了很大的作用。基于这个原因,至少在中短期,中国的债务风险并不大。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