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美食与美酒

有麻将包间的伦敦台湾茶餐厅

风靡伦敦的Bao刈包店三个台湾老板再次大胆创新,在伦敦中国城边缘新开台湾茶餐厅,设有麻将包间。

当你走进Xu•许儒华苑,等待你的是一份请柬,上书:“以茶会友”。旁边还有一行字:“以茶示礼”。

在靠近门的位置有一座漆木售货亭,架上一格格抽屉里装着上等的台湾茶叶,等待着被冲泡。 一位茶艺师在按照点餐单准备茶水,将高山乌龙茶和上好的普洱茶倒入顶针那么大的白色茶杯里。

许儒华苑的老板之一钟承达(Shing Tat Chung)说:“当你走进台湾一家茶馆,总有个人坐在那儿,对着一堆才泡过的茶叶渣。我们希望店里有个不断在泡茶的人。”

这座售货亭看上去极像一个收费亭,如果你不经过它并付钱购买这种“润肺”(如楼上墙壁上一句诗所形容)的饮料,那么许儒华苑可能不适合你来。

这家餐馆的名字得自张尔宬(Erchen Chang)的台湾外祖父,餐馆由尔宬与丈夫钟承达和他姐姐钟慧婷(Wai Ting Chung)一起经营。这对夫妇相识于伦敦一所艺术学院,后来夫妇俩与慧婷决定,将他们对视觉创意和食物的热情投入到餐饮业(钟氏姐弟的父母在诺丁汉开了一家中餐馆,姐弟俩小时候就住在餐馆楼上)。

钟承达说:“我们总是有很多想法,但你永远不知道这个想法到底能不能实现,或者你想不想实现。我们有许多想法是来自旅游和童年经历。”

他们从伦敦东区Netil Market的一个摊位起步,开始了自己的生意,然后于2015年自立门户,开了Bao刈包店。这家位于苏活区的鲜奶蒸包铺内部装潢简约,与刈包所代表的“日常”食物概念相匹配,却以一流的品质吸引了大批狂热爱好者在店外排队等候。

许儒华苑位于伦敦鲁珀特街(Rupert Street)中国城边缘,它是一次向更复杂领域的富有想象力的飞跃,用钟承达的话说“像电影画面一样再现了上世纪30年代的台北”。他说:“Bao很干净,走极简主义风格,我们喜欢这种风格,但我们也喜欢戏剧化和魔幻的东西。”(试想假如韦斯•安德森(Wes Anderson)也设计餐馆,而不止是米兰的普拉达(Prada)咖啡馆——结果可能与许儒华苑相去不远。)

张尔宬的外祖父酷爱喝茶,每天他将张尔宬送到学校后,就到台北街头的茶馆里一杯接一杯地饮茶,直到接她放学。在日本和中国餐馆里,提供茶水十分普遍,但在中国城,往往只有茉莉花茶或绿茶这两个不怎么样的选择,要么不冷不热,要么滚烫。考虑到台湾菜在伦敦不怎么常见,三个老板抓住这一机遇,迈出了更大胆的一步。

除了热茶(包括用果木皮烘烤的精美的十年乌龙茶),他们还提供气泡冷泡茶,用一只香槟杯盛着端上来;此外还有特制威士忌“highball”(威士忌加碳酸饮料),加入了用十年乌龙制成的茶蜜。与遭到大量山寨的Bao刈包铺不同,许儒华苑复制起来应该比较困难。钟承达说:“有时候你会觉得,‘哦他们不过是照抄我们的——有点创意好吗!’但至少如果我们做的事情遭到抄袭,我们就知道这事成了。如果人们关注到我们率先做的东西,也是件好事。”

三位老板一开始显得内敛而谨慎,与许儒华苑呈现出的那种浪漫而趣致的感觉不同(许儒华苑店内有墨绿配淡粉色的皮革软座,铁路钟表,以及光滑的白色大理石)。但与他们相处越久,就越来越感受到他们的奇思妙想和幽默,这家餐馆也呈现出相似特质:有怪异的细节(楼上的两个单人座位,专为独自用餐者而设),有小癖好(木质传菜窗口让人匆匆一瞥“东方快车”时代的魅力),还有童年回忆(幕帘后的麻将包间里传来的麻将牌咔哒碰撞的响声)。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