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音乐

中国嘻哈说唱与“爱国主义”的奇妙结合

刘伯健:在流行于中国的各类现代音乐中,几乎没有一个像嘻哈说唱这样,发芽不久便被注入如此多的“爱国”情怀。

2016年5月,一首宣传解放军征兵的硬核说唱MV——《战斗宣言》通过某军媒官方传出,或许是因为它打破了人们对中国以往军歌的文艺印象,加上大胆引用了十八届中央军委强军口号的唱词,该MV发布后很快便在海内外网络社区引起热议。

几乎同一时间,来自四川省的嘻哈乐队——“天府事变”先后推出的两首英文说唱作品:《红色力量》和《This is China》也备受国内外瞩目。《红色力量》以说唱特有的暴烈唱腔控诉“台独”,当时被公认是“帝吧出征”活动的首选“战歌”,但它的激烈唱词在岛内也掀起了不小的争议,而《This is China》则凭借清新的曲风和新颖的爱国立场,不仅吸引了BBC、《时代周刊》和《卫报》等国外媒体的报道,就连共青团中央、《新闻联播》和央视新闻英语频道也都对它进行了官方推荐。

然而,在地球另一端的美国,因歌词涉嫌煽动抢劫华人,一首名叫《Meet the Flockers》(遇见劫匪)的说唱歌曲当时正受到数十万华人的抵制,此事件曾一度引发中国方面、美国白宫和联邦调查局的关注和介入。

显然,在流行于中国的各类现代音乐当中,几乎没有一个像嘻哈说唱这样,在它发芽不久便被注入如此多的“爱国”情怀。到了2017年,嘻哈说唱在中国大陆的“主旋律化”仍在继续。除“海尔兄弟”上半年发布的《Made in China》在海外广获好评之外,近期,选秀节目——《中国有嘻哈》更是对中文说唱的潜力展现了空前的信心,尤其是很多选手即使出自草根和“地下”,他们也丝毫不掩饰对壮大中文说唱的文化担当。比如在被潘玮柏问到为何来参赛时,在圈内已颇有名气的PG-One回应说,他只希望中国的老百姓能看到咱们也有一批说唱歌手,甚至,就连吴亦凡早前也曾对美联社说过,“我想要向世界证明,来自中国的歌手也可以做嘻哈音乐”,而在他看来,《中国有嘻哈》正是要努力“让中国的嘻哈音乐在世界上占有一席之地”。

不得不说,中国人对嘻哈说唱的政治“赋值”已经远远超越了它的故土——美国。实际上,即使奥巴马曾为嘻哈说唱的“国家化”做过八年的努力,说唱音乐在美国仍然没有实质性地走出黑人的文化领地。的确,作为美国历史上的首位黑人总统,奥巴马经常毫无保留地表达他对说唱音乐的热爱,他不仅破例先后邀请过包括Common、Queen Latifah和Killer Mike等数十位说唱歌手到白宫表演,而且在卸任前最后的白宫晚宴上,他甚至以极其嘻哈的“Obama Out” (奥巴马出局)作为演讲的结语,并做了一个专属于说唱歌手的舞台动作——扔掉话筒(Drop the Mic)。然而,自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以来,因为受到特朗普反少数族裔言论的刺激,美国说唱界与国家的关系重新回到了疏离的状态,特别是在特朗普最终入主白宫之后,这种疏离已经变得更加激烈,甚至,为了将黑人精英从对国家的悲情迷思中解救出来,像Will Smith和Kanye West等著名黑人说唱歌手竟提出要竞逐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

资本、互联网赋权与中国嘻哈

可以这么说,中国嘻哈的兴起只是这些年大陆文化产业高速成长的一个缩影。

自2002年中共“十六大”为发展文化产业做了初步规划以来,中国大陆用了大概十多年的时间,彻底重构了华语音乐在供给侧和需求侧的格局。特别是从2007年“十七大”之后,各级广电文化单位进行面向市场的改革全面展开,同时民营资本进军文化产业也得到国家的有力支持。宏观意义上,虽然当前在不少领域仍落后于欧美甚至日韩,但凭借光线传媒、华谊兄弟、保利博纳和万达等民营资本的全面扩张,加上专业人才的集聚和庞大消费市场的激活,大陆过去在华语世界面对港台的劣势正被彻底扭转。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