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剃刀边缘

一套晚清禁书的价值(一)

老愚:《环地福分类字课图说》是一套独具价值的识字百科。为出版这套晚清禁书,运作者呕心沥血,踏破铁鞋。

若不是三年前掀起的“《澄衷蒙学堂字课图说》热”,一套被销毁了一百多年的识字百科,恐怕无缘与今天的读者见面。它是因为酷似《澄衷蒙学堂字课图说》而被大清政府判处死刑,自此从人间销声匿迹。

这套识字百科名为《环地福分类字课图说》。

出版这套禁书,运作者可谓呕心沥血。踏破铁鞋无觅处,仅为获取母本,他们遍访国家图书馆及沪江浙诸多图书馆,皆无踪影;从湖南图书馆馆藏目录发现了书名,追寻过去,却并无实物;转向古书拍卖行,三千六百元仅得两册残本。他们把目光投向民间,梭巡于北京潘家园旧书市场,使钱雇人打探,不久就有了斩获:从山东潍坊一藏友手里,高价购置了一套完整的16开本旧书。打开一看,虫蛀远比主人描述的严重,一二两卷蛀蚀得残缺不全。不得已,只好搜罗各种单册,与之比对,最后确认原文。再花了一年功夫,对污渍斑斑的古董进行修复,始有今日面世之线装收藏版。

他们确认,在中国已无一套完整的《环地福分类字课图说》存世。这个结论可以证实当初查禁之严厉。侥幸有几尾漏网之鱼,经过新中国一系列政治运动及文革浩劫,也已经湮灭无踪。

被国家图书馆作为普通古籍收藏的《澄衷蒙学堂字课图说》(以下简称澄衷版),乃光绪二十七年冬十月编就,当年石印出版。而《环地福分类字课图说》(以下简称环地福版)系光绪三十年冬十月编就,次年石印面世。从时间上看,二者承继关系明确。政府查禁的理由是,后者与各种仿制版严重影响了前者的销售,在澄衷蒙学堂的屡次抗议下,后者及一大批山寨版被通通销毁。

那么,今天再版该书的意义何在呢?

通读环地福版,比对澄衷版,公允地说,两者并非一个东西,前者不是后者的完全抄袭版,而是在借鉴基础上的加工改写本。

首先,不必讳言其借鉴仿造之事实。所谓借鉴,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对字课图说形式的借用,这体现在图文对位方式和六宫格的排版方式。

二是内容结构方式,从天文、地理始,以人事、虚词终。

三是释字方式,先是简要解释,继之以细说。就释义而言,环地福版总是在进行某种改写,咋看几乎没有一个字的释义是完全照抄的,总是有增减和变动。比如“羡”:澄衷版为“心所愿欲曰羡。羡慕,欣羡。贪欲也。贪者必欲其有馀,故假借为羡馀之羡”;而环地福版改为“心所愿欲谓之羡。欣羡,羡慕。羡,欲也,贪也。贪者必欲其有馀,故假为羡馀之羡”。比如“杪”:澄衷版为“木末曰杪。树杪,岁杪。杪,小也。木至末必小,故曰杪。引申之,岁月之末亦曰杪,如岁杪月杪之类”;环地福版则为“木之末也。月杪,杪针。杪,微小也。木至末必小,故曰杪。引申之,岁月之末亦曰杪,如岁杪月杪之类是”。这是改动最小的释义,接近于抄袭,约略估计,于全书所占比例不超过十分之一。

有一类改写,或许可称之为坏的改写。比如“孰”字,澄衷版作“诘问代词。食饪也,即熟字,假借作谁字解。如论语孰不可忍也是。又作何字解,如公羊传孰为来哉是”;环地福版改为“诘问词也。孰,熟也,借作谁字解,如孟子孰能一之是”。编者有意去掉了“又作何字解,如公羊传孰为来哉是”。对使用者而言,等于少了一个用法。再如“诸”字,澄衷版为“统括之谓。又语助词。辩也,引申为包举之词,如诸侯诸君诸大夫诸子等皆是。又语已词,如诗日居月诸是。又语之馀声,如论语其诸异乎是”;环地福版改为“包举之词也,月诸,诸君。辩也,引申之为统括之词,如诸事诸君等是,如诗日居月诸之诸,乃语已词也”。刻意去掉了最后一个用法:“又语之馀声,如论语其诸异乎是。”此类改写无法让人接受。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