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德国

德国汽车巨头遭遇特斯拉冲击波

加普:售价3.5万美元的特斯拉Model 3抢走了德国汽车业的光环,德国汽车制造商正面临它们的“iPhone时刻”。

新的特斯拉(Tesla) Model 3有大量的需求;问题在于埃隆•马斯克(Elon Musk)能否满足全部需求。宝马(BMW)和戴姆勒(Daimler)的问题正好相反:它们都擅长制造柴油车,但谁想要柴油车呢?

在数十年成功利用完美设计的工程奇迹主导全球豪车市场之后,德国汽车制造商正面临它们的“iPhone时刻”。与以前的黑莓(BlackBerry)和诺基亚(Nokia)一样,它们遇到了一家销售兼具卓越技术与雅致外观的设备的美国公司。

宝马、戴姆勒和大众汽车(Volkswagen)的高管们最近在柏林与部长们共同出席“柴油峰会”,讨论如何减轻汽车行业自身带来的技术灾难。他们也可能不用操心了:柴油车正在消亡,唯一的问题是它们多久才会消亡。

售价3.5万美元的特斯拉Model 3抢走了德国标志性行业的光环。美国汽车业在豪车领域从未构成真正的竞争:凯迪拉克(Cadillac)不是梅赛德斯(Mercedes)。但马斯克渴望接受底特律长期逃避的挑战:已经有逾40万人预订了他的发明,特斯拉Model 3上月在硅谷对面的海湾开始生产。

特斯拉的创始人往往过度承诺,喜欢出风头,但命运站在了他的一边。他最近开始销售首款量产汽车,没有比现在更好的时机了——不仅大众仍深陷非法使用软件掩盖柴油车尾气排放的丑闻当中,而且反垄断机构还就德国5大汽车制造商是否组建采购联盟而展开调查。

《明镜周刊》(Der Spiegel)披露了德国汽车5巨头遭受调查的事件,这表明了德国企业、供应商、研究机构和政府之间合作的共识文化。尽管它产生了令人羡慕的结果,正如日本企业的“经连体系”(keiretsu)传统一样,但标准制定可能沦落为勾结。

问题在于,他们最初为何聚集在会议桌前?比如,汽车制造商们可能缩减用来限制柴油发动机一氧化氮排放的化学罐的尺寸,从而违反了法律,尽管宝马否认这么做。但为什么需要就普通部件达成一致?

答案是,制造拥有内燃发动机的汽车是一项极其复杂的任务,汽车制造商依赖错综复杂的供应商网络。在他们需要运用技术减轻柴油发动机排放污染的时候,情况尤其如此。任何简化从而减少费用的方法对传统汽车制造商来说都是天赐之喜。

从这个角度考虑,特斯拉有着根本优势。电动车比内燃机车更容易制造,因为它的部件少得多:马斯克表示,特斯拉Model 3有6000至7000个部件,而高盛(Goldman Sachs)估计,传统汽车有3万个部件。

马斯克因此没有多少理由加入部件采购联盟,即便他想要加入。特斯拉仍在学习如何规模生产汽车——汽车产量因电池短缺而受阻——马斯克预计,特斯拉面临提升产量来满足特斯拉Model 3订单的“6个月的制造难题”。然而,他的组装业务在本质上更加清洁和简单。

马斯克还努力让组装更加简单,亲自制造最重要的部件——特斯拉在内华达州和松下(Panasonic)建造了庞大的电池工厂,并计划在其他地方建造电池工厂。他希望进一步整合,让客户安装太阳能屋顶以便为屋内的电动车电池充电。

特斯拉比其他汽车制造商更加一体化的战略与苹果如出一辙,后者研制自己的手机芯片并设计了自己的软件。另一个相似之处是两家公司利用技术变革的方式——对特斯拉来说,变革是从内燃机转向电动,对苹果来说,变革是在2007年iPhone推出之际从2G转向移动宽带。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