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乐尚街

纽约男装周标新立异

与以往时装周隆重的场地迥异,今年纽约男装周选址同性恋酒吧Eagle、唐人街或南街海港,风格也极具新意。

美国时装设计师协会(Council of Fashion Designers of America, CFDA)主席史蒂文•科尔布(Steven Kolb)耐心站立在人满为患的纽约同性恋酒吧Eagle的二楼上。Eagle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一直是纽约同性恋人的饮酒作乐之地。

史蒂文•科尔布正在静等男装设计师威利•查瓦利亚(Willy Chavarria)最新时装发布会的开幕。在原先弥漫着辛辣生啤味的房间里,点着的乳香味沁人心脾。酒吧到处摆放着白百合、兰花以及绣球花。

Eagle酒吧成了时装秀场,它告别了以往纽约男装展(New York Fashion Week: Men’s)正儿八经和粉饰一新的主场馆的范式。美国时装设计师协会于2015年首次设立了专门的男装周。这个时装季,拉夫•西蒙斯(Raf Simons)的发布会移师至纽约唐人街(Chinatown),而雨果博斯(Hugo Boss)则把发布会开至纽约南街海港(South Street Seaport)。

这些秀场不像巴黎的东京宫(Palais de Tokyo)与大皇宫(Grand Palais),甚至并非纽约公园大道军械库(Park Avenue Armory)那样多年来是举行时装发布会的“熟地”。而Eagle酒吧则体现了纽约的实际状况,它专门针对那些崭露头角的设计师,其时尚拥趸由于经济实力有限,出国机会并不多。

“我们开始减少在主场馆举办发布会的次数,并把整个纽约市各个地方作为秀场。”科尔布这样解释纽约西侧高速公路(West Side Highway)旁这座巨型工业场馆(即纽约公园大道军械库)不断减少时装发布会次数的原因,“与纽约市灵犀相通是我们的奋斗目标。我们已取得巨大成功。”

多数设计师(西蒙斯除外)能充分利用这种对未来纽约的自信,尤其是上个时装季,因对政治感到焦虑与担忧而推出了一大波应时时装。上季所推的印有“让美国变成纽约”(“Make America New York”)标语的T恤衫在各大时装发布会上横空出世没多久,就已成了“时尚弃儿”。

然而,整个社会的焦虑担忧似乎已经让位于忧郁:自特朗普(Donald Trump)当选美国总统以来,时断时续的悲欢情绪一直弥漫在纽约这样的自由派堡垒城市。西蒙斯为了重现《银翼杀手》(Blade Runner)中至关重要的动物买卖市场镜头,用雨伞、宽边太阳帽以及黑色橡胶靴大肆装扮模特。模特呈现给我们的并非与理想社会格格不入的虚拟世界(即所谓反乌托邦社会),相反,这个未来社会早已成为现实。

西蒙斯是纽约男装周上唯一把电影镜头搬上T型台的设计师。他的2018年春夏系列推出了大学生风格的超大款毛衣,与其2017年秋季系列相比更显耳目一新:用截然不同风格的几何形肩贴花装饰的毛衣套在了牛津衬衫外面;穿着大号雨衣与束腰宽松外衣的模特们似乎衣冠不整。

“谁敢说缺少了拉夫•西蒙斯,纽约还能成为时尚重镇?”萨克斯第五大道百货店(Saks Fifth Avenue)时尚总监卢帕尔•帕特尔(Roopal Patel)说。“他对于纽约男装周的时尚内涵与高度居功至伟。”

这是一次发人深省的时尚尝试(即便它推出的时装模样有些难看),更是与男装周上屡见不鲜的老俗套时尚风格分道扬镳。多数年轻设计师没有足够经济实力与西蒙斯一样率意使用各种面料,于是他们设计出来的是风格简单、但流行时尚转瞬即逝的运动装。没错,它也能卖掉——比如Ovadia & Sons推出的豹纹图案装饰的上等真丝衬衫或是Boss所推水手装风格的西装——但它们都只是过往烟云。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