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特朗普

谁说特朗普没有荣誉感?

邰蒂:特朗普奉行的并不是欧洲北部流行的基于规则的政治文化,而是以“荣誉和耻辱”为核心的地中海政治文化。

1959年,一群人类学家聚集在奥地利一座城堡,讨论地中海周边文化的特性。他们的头脑风暴得出一个惊人观点:如果你想了解从安达卢西亚(Andalusia)到约旦的诸多社会的政治动力,就得看一看“荣誉和耻辱”的概念。

理由是什么?欧洲北部的大多数文化倾向于假定,社会应当基于法律规则、官僚等级体系和一种法律与国家面前人人应当平等的观念。然而,按照伦敦政治经济学院(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人类学家马修•恩格尔克(Matthew Engelke)的说法,在许多地中海文化,“权威(在传统上)存在于家庭单位”,而非国家。

“权力展示是在个人身上、并通过个人实现的,即使这些权力跟公司的身份认同相关,”恩格尔克在他的新书《像人类学家一样思考》(Think Like an Anthropologist)中评述道。他补充道,权力和地位“经常以逞能和原始力量展示的形式造就出来”。换言之,在地中海地区,产生社会凝聚力的不是政府;而是一种“荣誉”感,这意味着要不惜一切代价捍卫家庭和朋友不受想定敌人的侵害,别管什么法律。

这是一个值得思索的有趣观点,尤其是如果你现在就坐在某个地中海海滩的话。但在看到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白宫最近几周不寻常的事态之后,我开始认为,这种荣誉与耻辱模式或许也是框定这位总统的政治动力的一条途径。

这并不是因为特朗普有地中海血统(他是德国人和苏格兰人的后代);也不是因为他经常主动说出“荣誉”这个词(相反,这个名词通常出自他的批评者之口,他们喜欢声称总统缺乏这一品质)。

但恩格尔克的书提醒我们,如果假定权力逻辑只能按照我们认为正常的方式运行,就会犯下大错。在许多评论人士看来,特朗普的政治领导风格也许很奇葩,如果不是令人厌恶的的话。但它有一个自己的内在逻辑;尽管这个逻辑很可能与1959年总结出的地中海模式——而不是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的21世纪治理课程上讲授的内容——有更多共同点。

这么想吧。在最近几十年里,华盛顿体现的理想政府观念是建立在法律、制度层级和官僚程序基础上的政府。毕竟,那是白宫向往——即便并不总能践行——的正常的20世纪盎格鲁-撒克逊理想。

但是,特朗普从未按照这些原则经营他的房地产企业。而他现在也没有对这些理想表现出什么尊重。相反,他非常信任家庭纽带,坚持要求下属对自己高度忠诚,并对不听话的人采取公开报复(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前局长詹姆斯•科米(James Comey)对此再了解不过了)。他通过个人渠道而非官僚系统发布命令。他对所谓的敌人表现出虚张声势——通常通过推特(Twitter)——并憎恨被怠慢(人类学家可能会说“蒙受耻辱”)。的确,他倾向于透过一个类似的棱镜看待外交政策:只要看看他那些抱怨他想象中的对手们在“嘲笑我们”的推文就知道了。

还有就是对国家的态度。正如曾在西班牙工作的人类学家朱利安•皮特-里弗斯(Julian Pitt-Rivers)所观察到的那样,“荣誉与耻辱”文化倾向于在政府虚弱的社会盛行,并且与对政府架构的不屑一顾有关联:在传统的地中海文化中,尽管人们也许会出于荣誉感保卫自己的家庭,但他们未必会认为欺骗国家是“可耻的”,因为政府被视为“非个人”而不重要。皮特-里弗斯提出,贵族有时会表现出一种凌驾于法律之上的类似心态;很多黑帮文化也是如此。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