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生活时尚

黛妃曾是他的头号粉丝

静楠:布鲁斯•奥德菲尔德是黛妃中期最喜爱的设计师。他让黛妃走出堆砌的蝴蝶结,变得简洁优雅性感。

黛安娜王妃和布鲁斯

巴黎塞纳河畔,埃菲尔铁塔对面的阿尔马桥隧道上方,有一座“自由之火”纪念碑 。二十年前八月的一个夜晚,黛安娜王妃就是在这个隧道不幸遭遇车祸,在她去世后20年间,纪念碑下鲜花、卡片常年不断,而同心锁更是密密麻麻。

“自由之火”是铜制的自由女神的火炬雕像复制品,建于1987年,本来和黛安娜无关。然而事发之后,人们来到隧道尽头,却很自然地想起艾尔顿•约翰致敬黛妃的挽歌《风中之烛》,痛惜她36岁就熄灭了生命之火,久而久之,桥头火焰形状的纪念碑很自然成为对黛妃的凭吊之所。

英国当代作家希拉里•曼德尔曾说过:“过去不能复制,但却可以创造”。 过去虽然不复存在,但活在人们的记忆中,人们习惯于把主观的色彩投射在过去的记忆中,随着时间的推移,追忆越来越具有主观甚至浪漫的色彩。逝去20年的黛安娜始终活在公众的记忆中,也活在生前熟识的私交的记忆中,这两者的印象是否交叠一致呢? 如果和黛妃御用设计师的对话,能否让她的过往栩栩再现呢?

在伦敦骑士桥哈罗德百货西侧,沿街一溜高级定制和珠宝店,不动声色矗立在全伦敦最昂贵的地段。透过玻璃橱窗,镶嵌着亮片和珠子剪裁合体的高级婚纱、坤包、珠宝,吸引着路人的目光。

六年前,王室大婚前夕,准王妃凯特的母亲卡罗尔和妹妹皮帕也曾经来到这里,打量着橱窗里的婚纱,让媒体一度以为凯特将会选择婆婆生前曾经钟爱的布鲁斯•奥德菲尔德(Bruce Oldfield)的设计,而设计师本人始终保持缄默。我的寻访,就从这里开始。

改变了黛妃风格

在约好的时间,我们穿过华美的展示间,顺着狭窄的楼梯,来到一间四面挂着剪报的工作室。这里只有几平米见方,一下子来了一支摄制组,显得有点局促。中间一张宽大的桌子已经充满了画面,桌上层层叠叠铺满了尺子、纸笔和图纸。一位高大魁梧满脸络腮胡子的绅士从桌上站立起来迎接我们,他的手掌宽厚,比平常人更加大一些。

布鲁斯在工作

“我是布鲁斯,专做礼服和婚纱的设计师。”布鲁斯开门见山,声音洪亮。他身上有爱尔兰母亲和牙买加父亲的血统和健康的麦子肤色。额头饱满,深灰色的头发理到极短,就像花园里刚除过的草皮,密密地贴在脑门上,宽而高的鼻梁上架着一副深棕色玳瑁边的眼镜,眼镜背后的目光黑白分明,异常犀利。黑色三件套让他显得儒雅,白色衬衣领子微微松开,白色微脏的球鞋混搭休闲西装,英式的雅痞感扑面而来,上装口袋塞着一方日式丝巾,鹅黄加深紫,增添了几分书卷气息,但却难以掩盖他自带的不羁气质。

应摄影师要求,布鲁斯欣然坐下,为我们画了一幅婚纱的草图。美人鱼香槟裙的流线,一朵朵富丽的牡丹点缀,让婚纱充满旗袍的东方韵味,超模劳拉•斯通穿着拍摄的照片登上了2011王室婚礼时5月的Vogue封面。我特意请来的朋友佳颖曾是一名模特,为我们试穿这款婚纱,看上去,这款婚纱和东方女性的气质非常契合。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