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与FT共进下午茶

桑德伯格:为Facebook的未来而战

桑德伯格不久前出版新书《B选项》,坦诚分享了失去丈夫的悲痛。她说她仍希望美国会有一位女总统,但不会是她本人。

白色套头毛衫罩着浅蓝色牛仔裤,一头黑发吹出有光泽的弧度,谢里尔•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看上去极为平静,一如以往。她给了我一个热情的拥抱,然后挨着我坐到我们这桌的一角。“来看看这个,你看到这个了吗?”说话间她已经开始研究菜单,没有先停下来寒暄几句。

Facebook的这位首席运营官以比大多数高管更坦诚而闻名:比如坦言自己工作时在洗手间哭泣,或是在丧夫不久后跟母亲睡一张床。这一点跟重新定义了“分享”一词的Facebook颇为契合。不过当我们开始共进午餐,可以清楚地看出坦诚并不意味着率性而为。桑德伯格无疑是与公司口径最一致的高管之一。谈到业务时,她说的话似乎来自一整套现成脚本,我几乎可以替她背出台词。新产品不只仍处于“早期”,而且正在以一种“隐私保护的方式”推出。当我问到突然成为单亲妈妈具体是怎样的感受时,她先是承认“有时候感到孤独、害怕”,然后迅速说到更大的问题,聊到美国贫困单亲妈妈的困境,还拿出了数据。

不过话说回来,脚本或许至关重要。过去两年桑德伯格和Facebook都经历了巨大的震动,双方都被迫为生存而斗争。2015年桑德伯格与丈夫戴夫•戈德堡(Dave Goldberg)在墨西哥度假时,戈德堡在健身房锻炼时因心脏病发作逝世,丈夫的离世意味着桑德伯格要独自抚养两个孩子。Facebook也受到了越来越多的批评:在假新闻兴起、Facebook自身越来越有能力影响各种事件(包括去年美国大选)的走向之际,该公司在自我监管方面做得够吗?这些批评对于这家规模最大的社交网络公司——拥有近20亿用户,去年利润达100亿美元——意味着什么,尚不清楚。

我们就餐的墨西哥餐馆Sol位于门洛帕克的Facebook园区,所在的街道是一条迪斯尼式假主街,旁边还有一家纸杯蛋糕店和一家美甲店。桑德伯格从没在这里吃过饭。她告诉我,她在Facebook的9年都是在自己的办公桌旁吃午餐的,事实上我是第一个说动她出来午餐的人。当她和一名工作人员一起到达餐厅时,我猜想她是不是需要别人帮忙才能找到路。

当我说明没有其他人加入我们的午餐时,她说:“这太让人激动了。”通常她都是在自己办公桌上喝汤或者吃沙拉,而她的办公桌位于Facebook巨大的开放式楼层的中央。她兴致勃勃地翻着橙色的塑封菜单,点了一道“大份沙拉配鸡肉”。我选了红椒大蒜玉米卷饼——按照店主祖母的家传秘方烹制。

桑德伯格在个人生活遭遇不幸之前,在事业上已取得了一系列非凡成就。她先是在美国财政部为拉里•萨默斯(Larry Summers)担任幕僚长,后加入谷歌(Google)担任运营副总裁。自从2008年来到Facebook后,她对这家公司发展成一家市值4320亿美元的企业功不可没;据《福布斯》(Forbes)数据,她自己的身家达16亿美元。她于2013年出版了首部著作《向前一步》(Lean In),鼓励女性要更雄心勃勃,这部畅销书的成功也令桑德伯格成了著名的女性权利倡导者。

当戈德堡逝世后,一切都变了。桑德伯格感到极度悲痛,且“不顾一切”地想要从其他人那里找到共鸣,最终她通过在Facebook发表一篇帖子找到了安慰。这篇帖子的确让她找到了共鸣:用户们将这篇帖子分享了40万次,还在评论中写下自己应对死亡的经历。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