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数据

科技大公司正在颠覆资本主义的基本规则

福鲁哈尔:我们用个人数据为Facebook等公司的服务“付费”,它们据此向零售商等收费,这最终又会转嫁到我们身上。

过去几周,要求政界人士和监管者遏制科技巨头垄断力量的压力不断加大。在9月12日的一场演讲中,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ederal Trade Commission)代理主席莫琳•奥尔豪森(Maureen Ohlhausen)试图给这一构想泼冷水。“考虑到技术驱动的创新为消费者带来的明显好处,”她说。“我对这方面的压力感到担忧,它将无视消费者的利益,而去追求其他、甚至可能相互冲突的目标。”

她的话呼应了过去40年来美国的反垄断政策:如果企业为消费者降低了价格,它们在经济和政治层面无论多么庞大和强大都没问题。这对谷歌(Google)、Facebook及亚马逊(Amazon)这样的公司非常有利,这些公司提供从搜索结果到个人出版平台的服务和产品,不仅便宜,而且免费。

然而,奥尔豪森忽视了关键的一点:免费并不真的意味着免费——当你考虑到尽管我们没有用美元为这些服务付费,却在用数据付费,包括各种数据,从我们的信用卡号到购物记录,从政治选择到病历。这些个人数据的价值有多高?

从经济学家到艺术家,各方都对这个问题越来越感兴趣。例如,在2014年成立的汉堡装置艺术杂货店Datenmarkt,一罐水果的“售价”是5张Facebook照片;一袋吐司值8个“赞”,等等。

关键的问题在于,精确定价个人数据几乎是不可能的,部分原因是,对于自己有多大可能会交出这些信息,人们表现出千差万别的行为和想法,取决于对方给出的交换条件。在最近的一项研究中,当消费者被直截了当地问到,是否同意接受一家知名数字媒体公司的追踪,以换取更为“有用的”广告时,五分之四的人都表示拒绝。然而,麻省理工学院(MIT)和斯坦福大学(Stanford University)的研究人员今年发表的另一项研究显示,只需要微不足道的一点激励,就能说服人们交出整个邮件联络人名单。如果提供一个免费比萨,接受研究的很多学生就很有可能这么做。

有人也许辩称,这只是市场在发挥其应有的作用。消费者得到了一个选择,他们也做出了选择。至于这个选择是否明智,根本不是我们要评判的事情。

但后一项研究还表明,企业能够鼓动用户更自在地交出数据——只要告诉他们,他们的数据会受到技术保护,而这些技术的设计初衷就是“防止包括从政府到互联网服务提供商在内的所有人……窥探通讯内容。”事实上,他们所用的加密技术并不能保证这一点。

关键是大数据使整个竞争格局明显对那些最大的数字企业自己有利。他们可以提取信息并在其中植入建议,引导我们做出截然不同的决定,最终给这些公司带来越来越多的利润。

这不仅让一家公司拥有太多力量,而且是反竞争和扭曲市场的,从这个意义上讲,我们所知的资本主义的基本规则正在被颠覆。在这种情形下,各方没有平等获取市场信息的机会。肯定不存在价格透明性。

我们如此随意交出的个人数据正在被全球最富有的公司(例如Facebook,今年第二季度的营业利润率达47.2%)大规模地货币化。它们差不多免费获取原材料(我们的数据),然后据此向零售商和广告商收取费用,后两者再将这些成本以某种形式转嫁到我们身上——比如,你在搜索到的小酒馆喝一杯酒时多付出的一美元。他们有“印钞许可证”,就各种各样的公司责任而言,不必承受其他行业不得不应对的诸多制约。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