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经济学

谨记经济学的“自我实现属性”

科伊尔:经济学家通常自视为对经验事实的观察者,但他们应该明白自己也是参与者,他们对世界的看法会改变世界。

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Stern School of Business)经济学家约翰•J•霍顿(John J Horton)最近发表的一篇博客文章说,使用亚马逊(Amazon)的土耳其机器人(Mechanical Turk)服务的潜在雇主的开价是每小时1.38美元。这一薪资水平不止是低,其数字本身也很奇怪。为什么是1.38美元?霍顿猜测这一数字来自7年前他联名发表的一篇论文,该论文报告称,在土耳其机器人开展的试验中,1.38美元是保留工资的中位数。所谓保留工资,是指低于该水平个人就不会接受相关工作的工资水平。

他指出这是经济学中“操演性”(performativity)的一个例子。“操演性”这个名词源自语言哲学,是指那种说出来本身就完成了所指动作的陈述:“我将这条船命名为QE2”,或者“我发誓我会清洗的”。

部分社会学者将这一概念用到了经济学理论中。其中一个最引人注目的例子就是有关期权定价的布莱克-斯科尔斯-默顿(Black-Scholes-Merton)模型。爱丁堡大学(University of Edinburgh)教授唐纳德•麦肯兹(Donald MacKenzie)曾指出,在该模型发表之前,由于没人能确定如何为期权定价,期权市场根本不可能存在。一旦存在了人人认可的定价模型,市场就突然存在了。

只需要略微思考一下,就可以发现许多经济学涉及自我实现(或自我避免)的现象。比如,当足够多的人认为一个经济体会陷入衰退时,这个经济体就可能陷入衰退。不过,尽管许多经济学家承认预期很重要,但对于经济学家对世界的看法会改变世界这种想法,他们却认为是一种幻想。他们宁愿将自己视为对经验事实的小心观察者。

对于这种现象,我从未像现在这样确信,而且,事实上,霍顿教授有关旧论文影响薪资水平的帖子,并不是近期金融操演性的唯一例子。另一个例子是对多特蒙德俱乐部(Borussia Dortmund)大巴的可怕袭击,其目的似乎是为了利用对该足球俱乐部股价的看跌期权盈利。

在经济学出现很久以前,就有人企图操纵金融市场价格。然而,尽管对真实世界的影响往往是金融交易的副产品,但这种试图改变现实来实现特定市场结果、而不是试图通过比如说扩散谣言来操纵市场的做法,也非常令人担忧。

所有谴责都落到了犯罪分子身上,没有落到经济学身上。土耳其机器人一例中的道德谴责落到了开价低廉的雇主身上。然而,对经济学家来说重要的是,要明白他们是其所分析世界的参与者——尽管这会让他们因陷入自我引述的循环而很不舒服。事实上,那种认为存在一个由国内生产总值(GDP)和失业率等统计数字衡量的名为“经济体”的独立世界的概念框架,恰恰通过影响人们的行为,催生了其所描述的东西。结果,我们就确实有了“经济体”这个东西。

然而,另外一种现实原本也可能是存在的。想象一下,不采用以特定时期特定活动的市场价值定义经济体的GDP统计,而采用一种替代性的概念框架,其基础是以重置或恢复资产(包括自然资产)的成本来衡量资产的价值。这种框架下统计出的GDP增速会低一些,我们会拥有更清洁、更环保的社会。

至于哪一种方式对人类的福祉更有利,并不是显而易见的。不过,我们所得到的结果,反映了经济统计的架构、以及它们背后的支撑理论。统计可以通过省略的办法隐匿某些事物:在家中完成的没有酬劳的工作就是个例子;另一个直至最近都被忽略的例子,是家庭收入在收入阶梯中的分布情况,或一国收入的地区分布情况。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