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大学

“十万+”的浙大可以向海底捞学什么?

李晋:科研人员的考评是否应该和公众影响力挂钩,这个问题见仁见智。但如果大学决心这么做,怎样才是最好的办法?

最近微信圈被一篇有关浙江大学考评科研人员新政的文章刷屏。题为:“浙江大学,在环球时报发文微信阅读10万+被认定在一级学术期刊刊发”的文章获得了十万+的阅读量。

科研人员的考评是否应该(或者从多大程度上)和公众影响力挂钩,这个问题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但退一步说,大学想要提高公众影响力,和社会更好地结合,也许也是可以理解的。事实上不少西方大学会请社会名流来给学生上课:哥伦比亚大学请过美国前副总统戈尔,西北大学请过脱口秀女王奥普拉,安吉丽娜•朱莉教过伦敦政经学院的学生。且不论是否应该鼓励科研人员提高公众影响力,但如果大学下了决心去做这件事, 怎样才是最好的办法?

浙大的方法是引入明确、细化的考核奖励机制。当一篇微信阅读10万+的文章和一篇核心学术期刊上的论文在晋升评聘中价值相等,大学明确了对提高公众影响力的奖励。在这激励之下,自然会有人把更多的时间和心思放到创作更容易被大众阅读的作品上来。所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从这个角度上说,浙大的方法体现了经济学最核心的原理:人们趋利避害。

当然,微信阅读10万+的文章和大学所想要看到的公众影响力未必是一回事。很多网友指出,10万+的文章也可以通过雇佣水军刷阅读流量生成。另外,传播广的文章未必就是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作品,人民群众深恶痛绝的作品说不定传播的更广。这时大学收获的不是公众影响力,而是臭名和骂名。这些潜在的问题体现了经济学另一个重要的准则:当政策出台后,往往有意想不到的后果。经济学家哈耶克说过,通向地狱的路通常是善意铺成的。类似的,海底捞董事长张勇认为,每一个KPI(关键业绩指标) 背后,都有一个复仇的女神在某个地方等着你。

怎样制定考核系统是组织(尤其是大型组织)的头等大事,也是最令人头大的事。好的考核系统不容易,海底捞也出过错。海底捞曾经有一条规定,顾客杯子里的水不能低于多少毫升,否则服务员就会被扣分。导致的结果是,顾客说我不喝水了不用加,但服务员一定会强行给加上。除了海底捞,定错考核标准的故事比比皆是。一个令人啼笑皆非的例子来自中国足协,其曾经在联赛中定出一个头球算两个进球的规则,意在鼓励球员的头球能力。结果则是“一时间国内联赛怪象频出:单刀球不射门挑起来拿头顶,还不进,气的教练摔水瓶子踹教练席。”第二年,足协取消了这项规定。

怎样制定好的考核系统?这个问题实在太大,涉及的因素数不胜数,答案也无穷无尽。坊间流行的平衡积分卡、360度考评涉及的往往是怎样更好地衡量员工的表现。一个不常被提起,但极其重要的纬度是考核系统的柔性。

考核系统的柔性有两个方面。一是有关考核标准的刚柔。刚性的考核标准客观而容易量化;柔性的考核标准主观而难量化。拿老师的教学任务举例,教了几门课,有多少学生,都是刚性的考核标准。教学质量、学生满意度则是柔性的。当然,学校可以把这些柔性的标准变刚,比如,量化学生的满意度,让学生给老师打分。

第二个方面是考核方式的刚柔。刚性的考核方式给出具体的,量化的公式。比如,大学教授的考评40%由研究决定,30%由教学决定,20%由行政决定,10%由公众影响力决定。柔性的考核方式指出那些是重要的,但并不给出具体的公式。学校可以和大学教授说,研究、教学、行政、公众影响力都很重要,但研究对于助理教授来说尤其重要。究竟有多重要?很抱歉,没有具体的公式,这得看情况而定。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