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德国

默克尔的理想与使命

库柏:由共产主义东德塑造的默克尔是一个机会主义者,态度经常出现180度的大转弯,但她似乎很适合领导西方。

一位以前的老师回忆起年少的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在东德的校园里四处奔跑着,穿着共青团组织德意志自由青年同盟(FDJ)的蓝色衬衫。后来,默克尔在FDJ担任宣传秘书,同时也是东德科学院的物理学家。即使从不信奉共产主义,她也安于当时的现状。

这些对于一位德国总理来说,是很离奇的开端。但仍存在着连续性。从近来的五本传记中可以看出默克尔一贯的形象,这五本传记的作者分别是:德国的斯特凡•科内柳斯(Stefan Kornelius)、法国的马利翁•范•伦特赫姆(Marion Van Renterghem)、英国的马修•奎特普(Matthew Qvortrup)、荷兰的米歇尔•迪•沃德(Michèle de Waard)、以及菲利普•普里克特(Philip Plickert)编辑的一部批判性的、保守的德文集。这位在9月24日的大选中再度当选的女性有一种天赋,能够定位出她所在的任何一个组织的中心。其多年的好友亨利•基辛格(Henry Kissinger)曾说,默克尔似乎“是她那个时代的完美表现”。默克尔是一个机会主义者,态度经常出现180度的大转弯,但她似乎很适合领导西方。

共产主义东德塑造了她。她从生命中的前35年学到意识形态是靠不住的;后来成为了一名物理学家,因为这个领域几乎没有受到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影响;并梦想着自由地实现自我。就在柏林墙倒塌的几个月后,她欣然接受了自己的使命:赫尔穆特•科尔(Helmut Kohl)总理把她拉进自己的内阁,作为女性东德人的一个象征。

她发现许多男性政治家都自负、啰嗦还孤陋寡闻。他们起初认为她是个无聊的小女人,并低估了她的权力欲。科尔说她“一窍不通”并说她“从来没学会用刀叉吃饭”。1999年她给了科尔背后一击,然后以智取胜,战胜了她的对手沃尔夫冈•朔伊布勒(Wolfgang Schäuble)成为总理。她不计前嫌:朔伊布勒成为了她信任的财政部长。

她的总理办公室离她在东柏林的居所只有10分钟的路程;她并没有偏离自己的出身。遇到问题时,她会像一名科学家一样搜集专业证据。2007年,正要去歌剧院时,她收到了一则来自财政顾问的短信:“IKB遇到麻烦了。”默克尔重复着(据迪•沃德写道),“IKB是什么?”IKB是一家德国银行,在涉足美国的次贷资产后,需要数十亿财政援助。

当欧元危机爆发时,默克尔对金融所知甚少。她仅能做出标准的德国人的反应:不信任市场“投机者”,信任企业。她自学金融,沮丧地发现经济学家们——跟物理学家不一样——经常给她错误的分析。尽管如此,她还是喜欢那些关于市场“厚尾”理论的即兴研讨会。复杂吓不倒她。毕竟,她提醒自己,作为一个物理学家,她精通积分学。

她行动迟缓——在欧元危机中往往太慢了,她将此比作驱车穿过浓雾。但她不喜欢冲动之下做决定。即便在阿富汗乘坐直升机遭到塔利班火箭袭击时,默克尔仍保持冷静。奎特普写道,她学会了在冲突中克制哭泣的本能。如今,恫吓只是反衬出她的平静。1970年,默克尔获得东德俄语和数学中学竞赛的冠军,这甚至让她建立了与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的工作关系。私下里,她以模仿自恋狂男性领导人为乐。

真正懂她的同事是托尼•布莱尔(Tony Blair)。布莱尔知道,这位离过婚的来自德国东部的路德教徒,领导着党员基本上是西部天主教徒的基民盟(Christian Democrats),她与自己一样都是本党派中的“外人”。与布莱尔一样,默克尔寻求让自己进入本国的政治核心。她坦然地研究民调。但是尽管布莱尔喜欢冒险,默克尔担心的却是西方的存亡。她从东德垮掉的经历中明白,如果南欧人不增强他们经济的竞争力,就会走上同样的道路。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