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大学

看待浙大“学术新规”的两种逻辑

刘波:按照学术自治的逻辑看,这确是咄咄怪事,但在中国,这其实只是普遍政治化、行政化的大学现实的冰山一角。

近日中国浙江大学发布的一份“新规”在网络上激起了轩然大波。根据这份《浙江大学优秀网络文化成果认定实施办法(试行)》,一些“优秀网络传播作品”可以成为评奖、评优、评职称的依据,例如“微信公众号刊发的作品,阅读量不少于10 万”。在网络上,该办法又被一些人半开玩笑地解读为,“十万加”的“网红”们以后可以评教授了。

浙江大学的这份新规当然有问题,问题也不仅仅在于,它认为可以承载“文化成果”的媒体,大多数是中国官方媒体。最主要的问题是,它打破了学术和媒体、网络之间应有的界限。不过,对这份新规的一种批评是不合理的,即认为学术是“高雅”的,网络传播是“庸俗”的,二者决不能掺和起来。

事实上,学术和网络传播之间可以有融合点,我们也无权轻易判断谁“高雅”,谁“庸俗”。其实,一些网络文章、大众流行作品在思想性和趣味性方面不一定低于学术作品,也可以带给人们“高雅”的精神享受,但因为它们不是为学术目的写的,所以不能进入学术评价体系。同时,专业学者写大众喜闻乐见的文章,也是应该被鼓励的。如果学者在符合学术伦理的范围内用这样的文章来博取影响力和赚取收入,提高自己的物质生活水平,也是无可厚非的。

而用盲目断定网络传播“庸俗”的方式去批评浙江大学的这项新规定,反而会给一种反驳提供口实:为什么我们不能“解放思想”,承认网上受欢迎度也能成为一种学术评价标准呢?为什么学术对网络传播要保持一种高高在上的傲慢姿态呢?

而事实上,这并不是“解放思想”的问题。再“解放思想”,学术标准和网络上的受欢迎度都是两码事,不能混为一谈。学术的质量应该由学术界自身来判定,应该具有自身的高标准与严格的程序,而不能以“网络读者投票”的方式来决定。这就像一个学生的学习成绩应该由教师和学校来决定,而不应该由全班同学表决决定一样。学术和传媒领域之间应该有严格的边界,并遵守自身内部的逻辑,这也是全世界的通行做法。

当然,这只是说评价标准不同,而不是说二者应完全分割。专业学者显然也可以用通俗易懂的语言面向大众讲话,包括利用网络等形式,这不仅不应当反对,还应当鼓励。但无论学者在这方面取得多么大的影响力和成就,这都不能构成他在获得学术评价或职称认定的理由——一位科学家可以热心科普事业,一位哲学家可以为儿童写介绍哲学的畅销书,但这些都不能成为他们评教授的依据。

事实上,如果边界清晰、允许自由发展,学术和媒体、流行文化等,本是可以相得益彰的。“曲高和寡”的优秀学术不一定能得到市场认可,立竿见影地为学者带来财富,但由于它对社会可能产生长期性的正面影响,所以有可能获得政府的支持和商业界的资助,从而降低学者“怀才不遇”的可能性,鼓励更多有志于学术的人投身于学术事业。另一方面,自由发展的流行文化也会自动拣选出其中优质甚至“高雅”的内容,因为人有追求更高精神享受的天性。在这一过程中,那些可能不擅长专业学术但有传播等方面天赋的人会得到优厚回报。不同的人各展所长,各取所需,才是正常社会应有的景象。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