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生活时尚

18岁,我去伦敦金融城实习

朱洁:我与数十名欧洲大学大一新生一同实习。这些同龄人不仅是外形上成熟,很多人已能老练地参与模拟谈判。

在伦敦政治经济学院读大一的复活节假期,我第一次穿上全套黑色职业装,以实习生的身份来到伦敦金融城某投资银行。约有三四十名来自欧洲各所大学的大一新生参加这一届的实习项目。实习第一天,我们在公司眺望泰晤士河的餐厅边吃早餐边自我介绍。伦敦初春的晨光透过落地窗照在人们身上。这群人身形挺拔,发型妆容精致,言谈自如,我有时分不清谁是正式员工或经理,谁是刚刚成年的实习生。

高中开始的实习

不久我发现,同级的实习生们不仅仅只是套装妥贴、能驾驭十厘米高跟鞋那样的表面成熟,其中很多人能在模拟项目讨论中时而春风和煦,时而气势凌人地参与谈判,迅速为商业目标估值、决定交易与否;并在与公司高管的交流会上直言不讳,提问在金融危机后,自己为什么应该选择大而不倒的投行,而不是投身“更能为社会创造直接价值的”新兴产业。

这次实习经历给我留下深刻印象。彼时我来到英国刚满半年。大一刚进入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时,校园里有各种金融公司的宣讲会,介绍实习、就业项目。我初次听说这一串串国际公司的名字,抱着好奇的心态拿了几张传单,见到专门针对大一学生的项目,就投出几份简历(虽然那时抓耳挠腮才将简历填满),并在一些网上笔试之后收到面试通知。面试时,我在两位扑克脸的交易员面前,对自己过往的义工和写作经历侃侃而谈,被问到具体金融知识时则不得不顾左右而言他。我告诉自己试过就好,没想到最后收到offer,人力资源的回馈是“虽然专业知识匮乏,但具有不错的思辨能力和主动追逐挑战的习惯。”

因此,我以为大一实习生们都是具有一些好的潜质的“璞石”,而事实上见到的很多人看起来都已经相当成熟老练,散发出雕琢之后的光芒。

谜团在不久后解开。我问及大家为何这么早就开始积攒工作经验,有人惊讶地说:“现在不早了呀,我A-Level(注:类似英国高考)之后就已经实习过半年,现在想要换一家更大一点的公司再试一试。”另一个人插嘴道:“我也是高中毕业选择了一个间隔年,半年实习,攒了些钱给后半年。第一次离开欧洲,去非洲看大象了。”

原来,不少伦敦金融城里的公司,设有更早的高中毕业生实习项目、间隔年计划。大一开始组织“开放日”、“体验周”或更长的实习,让学生广泛了解行业背景、部门职能与公司文化。大二,有为期两个月的暑期实习项目,提供更深入的就业体验。如大二实习表现出众,公司则会发出大三毕业后返聘的录取通知,让学生在本科最后一年专注于课业或其他兴趣,不必有“毕业即失业”的担忧。

而大学总体来说欢迎公司进入校园,宣传此类实习项目,以提高学生满意度和毕业生就业率。学校也会有专门的求职内网,不断发布当下抢手的招聘机会。更有专门的富有经验的辅导员,为学生提供简历、面试辅导。我就读的学校里,还有学生自发成立的“金融社团”、“投资社团”或更宽泛的“就业俱乐部”,为这些宣讲安排场地,同时向公司获取活动赞助。当然,实习都在假期进行。每学期末严苛的考试,以及实习转正的返聘录取上对成绩的硬性要求,让学生无法对学业掉以轻心。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