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美食与美酒

朝鲜美食:远超政治意义

扶霞•邓洛普:尽管在朝鲜只能吃定食,我还是感受到了朝鲜餐饮文化。这些朝鲜菜比现政权早,也必将长存。

从中国边境城市丹东(Dandong)入境朝鲜后不久,我就第一次品尝到了朝鲜美食。火车在新义州(Sinuiju)停靠后,一大群朝鲜海关官员仔细查看了我们的各种证件及随身行李。坐在我对面的中国籍女人(出生于朝鲜,但如今居住在丹东与平壤两地)收下了她丈夫的哥哥购自新义州某餐馆的一大包吃的东西。

火车驶出车站后,她主动与我们分享所带美食。紫菜包饭软爽鲜美,包着凉米饭的紫菜调了香油以及牛肉粒、鸡蛋、胡萝卜以及其它珍馐后,味道无与伦比。从新义州到平壤的五小时车程中,我们一边享用着紫菜包饭,一边欣赏窗外渐次映入眼帘的景致。此时正是早春时节,只见田野荒芜,山头光秃,两边路上空无一人。

我们不时能看到村里广场上悬挂的巨幅政治宣传画以及矗立田野中、革命味十足的红字白底宣传标语,两边则是招展的红旗。每幢政府大楼都悬挂着已故领袖金正日(Kim Il Sung)与金正日(Kim Jong Il)如真似幻的慈祥脸照,它们显得那么英姿勃发。这是一年多前的情况。一年多后,最近爆发了核威胁与导弹危机。

当天晚上,我与另外九名旅游团成员一起参加了在羊角岛国际酒店(Yanggakdo hotel)举行的晚宴。这座高耸入云、模样略微有些吓人的塔式酒店坐落于大同江(Taedong river)中的一座小岛上。我们按朝方要求已把护照上交给导游,手机也已关机,此时的我们略显紧张,只得不时开些不痛不痒的玩笑缓解情绪。接待方严格规定:我们永远不得走楼梯,不得探看酒店庭院(停车场例外)以及只能搭乘我们客房所在层的电梯(禁止在其它楼层搭乘电梯)。

一位美国大学生奥托•瓦姆比尔(Otto Warmbier)此前遭朝鲜当局拘捕,原因是他试图从官方规定的严禁区域盗取宣传标语牌。他在电视上痛苦流涕表示忏悔后就再未露面。(2017年6月,脑部严重损伤、陷入昏迷的他在拘押一年多后被遣返回国:回国后六天他就告别了人世。)

通常情况下,不管去哪儿旅游,我吃饭都会入乡随俗:与结识的每个人聊本地特色餐饮,到处找寻地道餐馆与集市,并作大量笔记。但在朝鲜,如此机会特别受擎肘。我们的旅游路线都经事先批准,而且高度警惕的导游一直形影不离。拜访普通家庭或是自主散步都是可望不可及。

这次朝鲜观光游,我一直有些担惊受怕:担心简单的饮食问题一不留神会触及敏感话题,正常的记笔记可能招祸。于是平生第一次,我在旅程中不折不扣按规定套餐用餐,绝不敢越雷池半步。

当然,作为一名中国美食的厨师及作家,对规定套餐也是颇为好奇。但我的好奇心还是有些良心自责:我想,在这个最近旱灾肆虐、食品仍定量供应、当地百姓饥贫交加的国度,我们堂而皇之吃喝是否合适?上世纪90年代末,至少有几十万朝鲜百姓死于饥荒(有些媒体估计饿死300万人),很多幸存者仍至始至终生活在饥饿的阴影中。

“没有糖可以活下去,没有子弹就不能生存”,是已故领袖金正日主政时提出的宣传口号。金正日在国民忍饥挨饿的时候,倾注巨资发展军力。联合国在2017年3月最新发布的一份报告中估计,朝鲜20%的国民仍面临“粮食短缺、营养不良”。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