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互联网金融

回归中国互联网金融的初心

胡一天:中国网贷平台快速圈钱扩张、赴美上市套现,这只是表象。要解决背后代表的经济两极分化,必须导正“利益私有化、成本社会化”。

在人类金融史的发展进程中,信贷出现早于货币,可说是最渊远流长的金融创新。无息贷款源自于亲友之间的扶持接济,本质上是一种慈善捐助行为;有息贷款源自于促进工商的以物易物:向邻居借种子或借铲子之类的行为,带有生产目的与经济效益的预期,以及承担风险与机会成本的对价。

人类史上何时借出第一笔有息贷款,虽然无法考证,但利息是否与某种生产关系挂勾,利息高低是否符合某种道德伦理标准,以及借贷双方的信息不对称是否被滥用,一直是人类社会试图以法律与科技来协调解决的问题。高利贷与地下金融,即使到了金融互联网的时代,仍是文明社会光明形象的阴影。循此脉络,分析中国互联网信贷平台趣店在美国上市后,因爲创办人罗敏失言而导致股价暴跌的现象,可以看出全球投资人在超低利率环境中的幽微心理与中国经济持续转型的结构困局 。

QE后的高风险乐园

全球金融海啸后,各国央行坚持十年的量化宽松(QE),促进了各类银行体系以外的融资活动;有些振兴了实业,更多的是放大了投机规模。对需息若渴的投资人而言,互联网信贷平台只是另一种高收益理财产品。至于高收益是冒了多少风险製造出来的,在QE音乐没停止前,精明识趣的投资人不会多问,但多半一只脚踩在出口,随时准备撤退。中国互联网信贷行业中的各种不当劝诱、冒名骗贷、黑箱风控与不规范讨债行为,对华尔街投资人早已不是新闻,遑论保有坚定信心。罗敏失言,赔了市值,赢了先机。趣店后面几家排队等上市的网贷平台,将会面临投资人更严格的检验。只要估值中“阿里系”含金量仍够高,已经现金落袋的趣店仍有极大的相对竞争优势。

日本的非银信贷在资产泡沫崩溃后的通缩经济中扮演的角色,亦可借鉴。据《经济学人》(The Economist)统计,日本高利贷业者有一万家(较1990年代的三万家的规模已有缩小),服务过日本人口的10%,放款馀额可能超过一千亿美元。在极端情境下,日本非法高利贷(俗称“闇金融”)的借款人,可能要负担高达每日1%的超高複利。大型的高利贷业者利用上市公司的地位与商业银行合作,虽然维护了日本多层次金融市场的秩序,某些高利贷业者与黑社会的历史牵连,与滥用日本“耻文化”民族性的不当讨债行为,造成相当多社会问题。日本高利贷借款人有些是面临急需但担保不足的老百姓,但也有沉迷赌博、深陷债务地狱的边缘人。日本政府亦努力改善行业形象,并制定许多法规,约束利息上限与严控不当催收行为。做为主流金融体系的平行宇宙,影子金融体系事实上也提供了许多夹缝中的服务,亦承担了相当程度的社会责任。

中国特色的互联网金融

相比之下,趣店的现金贷产品(以及趣分期时代惹起巨大争议的校园贷)透过手机钱包与大数据分析快速核贷的商业模式虽然创新,但这些原本应当用来提供社会各阶层有效金融服务、促进金融普惠(financial inclusion)的互联网高科技扶贫与济急手段,被转来用以刺激非信用卡年轻族群的消费欲望,虽然可说是提供了经济转型的润滑剂,但对饱受债务驱动投资潮之苦的中国而言,实为一记警钟:难道这就是值得市场追捧的、具“中国特色”的互联网金融?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