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天则横议

用合宪性审查为中国注入法治之魂

蒋豪:合宪性审查一直是中国宪法学界心中挥之不去的隐痛。“十九大”报告中的短短一句话,是很多人不断努力换来的。

该建议同样如泥牛入海无消息。中国目前没有法律对公民建议书的反馈渠道和程序、回复时间等做出规定,这说明目前初步的合宪性审查机制完全不具有可操作性。

《行政诉讼法》第53条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认为行政行为所依据的国务院部门和地方人民政府及其部门制定的规范性文件不合法,在对行政行为提起诉讼时,可以一并请求对该规范性文件进行审查。”第64条规定:“人民法院在审理行政案件中,经审查认为本法第53条规定的规范性文件不合法的,不作为认定行政行为合法的依据,并向制定机关提出处理建议。”这个规定赋予了法院对规章以下的规范性文件的审查权,解决了一部分的实际需要,但是还没有从根本上解决高位阶法律的合宪性和合法性审查。

2016年8月,天则经济研究所发布了报告《探寻中国宪法审查突破口》。报告扎根于中国文明,立足于当前现实,认为中国宪法监督薄弱尤其是审查机制缺位严重影响宪法的实施,极易积累矛盾产生政治隐患。报告根据学界和实务部门多年来的研究成果,提出了宪法审查机关三种方案:在全国人大之下设立宪法监督委员会;在全国人大常委会之下设立宪法监督委员会;维持全国人大常委会的监督职能,制定《宪法监督程序》。

合宪性审查确实非常重要。中国法律对国家权力机关之间的权力分工的规定存在诸多漏洞;法律法规侵害宪法基本权利的问题也屡屡发生,这些都是合宪性审查需要解决的问题。

但亦应指出,并非所有违宪问题都需要交给合宪性审查制度解决。例如地方行政机关、司法机关在个案中侵犯公民宪法权的行为,实际可以通过选举制度、人大监督制度、刑事诉讼、行政诉讼和上诉审判监督制度来纠正。如果现行民主制度和司法制度无力纠正这些个案中的违宪现象,那么另建立一套宪法监督制度恐怕也收效甚微。因此,要全面制止违宪行为必定是一项系统工程,有赖于各方面改革的配套深化。而合宪性审查应主要聚焦于普遍适用的规范性文件,及对规范性文件的解释和适用中产生的重大问题。

同时,正如哈耶克在《法、立法与自由》中所说:“一部宪法,从根本上来说,乃是建立在一先行存在的法律系统之上的一种上层架构,其目的在于用组织的手段实施那个法律系统。尽管这种宪法一旦得到确立便似乎获得了逻辑上的‘首位性’,亦即由此以后其他规则须从该宪法中获致其权威性,但是需要指出的是,该宪法的意图乃在于支持这些先它而存在的规则。宪法创造了一种工具,以确保法律和秩序,且为提供其他服务创制了一系列机构,但是它本身却并不界定何谓法律或何谓正义。”也就是说,宪法的作用也是有限的,宪法并不能代替具体的法律,甚至“并不界定何谓法律或何谓正义”。具体的正当行为规则在人们的互动之中产生,被传统和惯例所继承,由法官和立法机关去解释,构成社会合作扩展秩序的基础。但是,了解这一点丝毫不减少合宪性审查在中国法治过程中的重大意义。

亡羊补牢,仍是进步。我们期待有效的中国合宪性审查机制早日发展起来。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bo.liu@ftchinese.com)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