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WTO

特朗普攻击WTO 全球贸易前景堪忧

虽然特朗普政府对WTO的攻击还处于早期阶段,迄今只是在上诉机构裁判官人选问题上做文章,但这足以导致诸多担忧。

上世纪90年代,莱特希泽帮助其政治导师、曾经是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的鲍勃•多尔(Bob Dole)推动成立一个美国委员会来审查美国在WTO输掉的裁决。他提出的一个设想是,如果在五年期间美国在其自己看来被WTO错误地判输三次裁决,美国就得考虑退出这个机构。

莱特希泽在最近一次演讲中以怀念的语气谈到了以前GATT的不具约束力的纠纷解决体系。他还重复了美国长期以来的抱怨,即WTO上诉机构逾越司法管辖权,并开始制定(而不是简单地阐释)法律。

他说:“美国看到有无数例子显示,多年来这个争端解决程序真的削弱了我方要求的东西,或者让我方承担了我方并不认为自己曾经同意的义务。”

然而,莱特希泽对WTO及其体系的批评更为广泛。他现在是华盛顿一种日益流行的观点的主要鼓吹者,即认为WTO未能约束好中国,使北京方面得以操纵国际贸易体系,以支持本国的经济崛起。

莱特希泽表示:“(中国)协调一致的大规模努力,发展经济、提供补贴、打造国家冠军企业、强迫转让技术,以及扭曲中国乃至整个世界的市场,这一切对世界贸易体系是一个史无前例的威胁。当初设计WTO及其前身GATT不是为了成功管理这种规模的重商主义的。”

虽然特朗普政府对WTO的攻击可能还处于早期阶段,但这已经引起了美国国内外多边体制捍卫者的担忧。

欧盟贸易专员塞西莉亚•马姆斯特罗姆(Cecilia Malmström)最近在接受英国《金融时报》采访时警告称,美国在WTO争端解决机制上的立场可能会“从内部杀死WTO”。数天前,WTO总干事罗伯托•阿泽维多(Roberto Azevêdo)发出了同样令人沮丧的警告:“如果我们损害这根支柱,我们就是在损害整个系统。这是毋庸置疑的,”他告诉英国《金融时报》。

曾在里根政府任美国贸易代表、当时是莱特希泽上司的比尔•布罗克(Bill Brock)不认同他的前副手攻击在二战后缔造的制度——在那之前,保护主义曾加剧上世纪30年代的大萧条。

“我们见证过(1930年《斯穆特-霍利关税法》(Smoot-Hawley Tariff Act))和美国发起的关税战争重创世界经济,让我们陷入长达10年、不参加战争就无法复苏的萧条。”布罗克说:“那种愚蠢的行为让我们铭记在心。”

诞生于1995年的WTO创建了一个具有约束力的贸易争端仲裁机构。“我们非常需要它,因为各国很容易陷入一报还一报的状态。你用关税来打击我,我用更高的关税来打击你,如此针锋相对,没完没了。”布罗克说:“那是一种酿成混乱的配方。”

然而,对WTO功能失常表达担忧的不仅是美国。

在2008年“多哈回合”(Doha Round)谈判失败之后,WTO一直在艰难地创新和保持相关性。重要的是,WTO才刚刚开始应对数字贸易和电子商务带来的问题。

阿泽维多最近在华盛顿对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发表讲话时承认,“这个全球体系一直是,也仍将是,‘进展中的工作’”。但这位巴西人也补充道:“我相信它代表了世界为了不使经济紧张加剧而做出的最佳努力。”

如果阿泽维多和其他人无法说服唐纳德•特朗普接受这个观点,我们可能真的要用守灵来纪念GATT的下一个重要生日了。

译者/何黎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